您的位置 : 首页> 职场 > 我在东北那些年 >

《我在东北那些年》大结局免费阅读 《我在东北那些年》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19-09-11 19:38:49编辑:皓雪殇

主角叫冯斌林如月的书名叫《我在东北那些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那血所编写的职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妈我知道了,我现在跟寝室的同学相处得可好了,我都认识她们了。”冯雪寒感觉自己越是这样说,回家的希望越是渺茫。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为什么就不能对着电话苦苦哀求,说自己想回家呢?“妈还担心你会跟寝室...

《我在东北那些年》 《我在东北那些年》大结局免费阅读 《我在东北那些年》最新章节列表 免费试读

我在东北那些年 第8章 老师很好 免费试读

“妈我知道了,我现在跟寝室的同学相处得可好了,我都认识她们了。”

冯雪寒感觉自己越是这样说,回家的希望越是渺茫。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为什么就不能对着电话苦苦哀求,说自己想回家呢?

“妈还担心你会跟寝室的人处不来呢,”李春云有些惭愧,“妈明天就坐火车回去了,好好听老师的话。”

李春云说这句话的时候,冯雪寒并没有注意听。她的两种想法在激烈地角斗,一种声音在对她说,认输吧,哀求吧,让母亲带你回家。而另一种声音在教导她学会忍辱负重,甚至学会憎恨。

“妈......”冯雪寒几乎快哭了,也许是她自己也意识到了,她将要做出一个什么样的回答。她镇定了下来,“我在这里挺好的,你就别担心了。”

李春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嘱咐了几句话,便挂掉了电话。

冯雪寒久久拿着电话听筒,听着那仿佛心跳一般的嘟嘟的声音。她的心跳很快,几乎跟电话的声音一个频率。她的脑里一片空白,她甚至忘记了,宿舍的老师一直坐在靠墙的一把椅子上,用好奇的目光盯着她。

冯雪寒回过神来,面带羞涩地把电话放好,对那个老师说:“我打完了,老师。”

老师对她笑了笑,似乎不想给这位新同学带来太多的心理负担。冯雪寒觉得那个老师一定猜到电话早就已经挂断了,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也许是出于对她的同情,也许只是看热闹。她跟老师打了声招呼,就轻轻地开门离开了。

冯雪寒刚刚走出十几步,就听见员室的老师在喊她的名字。她回过头,发现那个老师在向她招手。冯雪寒走了过去,心想老师总不至于刚开始就找她的麻烦。

“同学,听你的口音也是东北的。”老师语气平和地。

“是呀。”冯雪寒点头说道。

“我也是东北人,我是吉冯人。”

“是吗?”那一瞬间,冯雪寒的情绪好转了一点,但是由于小学没有地理课,她根本就不知道吉冯在中国地图的哪个位置,“老师你怎么会到北京来呢。”

那个老师觉得这个问题挺有意思,但是回答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其实是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她说:“在哪都一样,习惯了就好了。”

“是呀。”冯雪寒笑着表示赞同,其实对这个回答失望透了。

“跟寝室的同学好好相处吧,我们学校管得很严,可能不像你以前上的学校那么自由,不过这么做也有好处,这里的学生都挺不错的,没有那些不三不四的同学,有不懂的地方,就好好跟她们说,她们都能帮你。我们这里晚上九点半熄灯,用电的东西一般都是禁止的,主要是怕发生火灾,其她就没什么了,早上起床别迟到了,迟到可就不归我管了。还有啊,只要是寝室里的事,不管什么事都可以过来找我,我叫常春,叫我常老师就可以了。”常老师感觉自己说得有点多了,怕一时间这个新生接受不了,只好以老师那种标志性的笑容来化解言语上的隔阂。

“常老师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冯雪寒还是尽量小心翼翼,等待着常老师的下一步指示。

常老师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让冯雪寒回去了。冯雪寒走在走廊里,先前的冲动被常老师的一番话给冲淡了。她脑海里的想法乱成一团,不知该从哪个结开始整理。

如今冯雪寒回忆起那一晚的情景,清晰地记得她的性格便是从那一晚开始改变的,从她离开员室一直走到寝室的一路上,她从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少年老成的小大人。这一变就是好多年,冯雪寒想到这里,无奈地叹息一声。

冯雪寒走回寝室,迎来了几乎所有室友的目光。这是她第一次体验寝室生活,她不知该做什么,只是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她希望这时能够出现一个人主动跟她说话,能够问问她刚才是谁来的电话,哪怕批评她几句也好啊。

“冯雪寒。”一个女生小声小气地叫了她一声。冯雪寒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回过头去。也许说话的人只是觉得这个新来的女孩孤零零的有些可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对于冯雪寒来说如同黑暗里的一缕阳光。

“什么事呀?”冯雪寒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言语表情都显得很兴奋。

“刚才你是不是去员室了?”

“是呀。”

“常老师不错吧?”

“是呀,常老师真的很好。”

这时候坐在靠门那个位置的女孩从书桌里拿出一包颜色各异的糖,分给大家吃。其实那个女孩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寝室的其她人,而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结识一下这个新来的同学。她让每个人都拿一些,顺势就把糖递到了冯雪寒面前。

“来,别客气。”

“谢谢。”冯雪寒不想显得太拘束,她觉得那样也会给对方带来不愉快的感受,所以大大方方地拿了一根。“这糖我见都没见过。”

“这糖在国内买不到,在美国,给她从美国邮过来的。”其中一个女孩说。

“你叫冯雪寒吧,”分糖的女孩一边看着她一边说,“我叫杜鹃,很土的名字吧。”

“没有啊。”

冯雪寒第一次面对这么正式的自我介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杜鹃是个外向的女孩,她介绍完自己,又继续说道:“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寝室里的姐妹,这是周萍,这是汪雪灵,这是李晴香,这是田娃。”

冯雪寒集中注意力,尽量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随后跟大家打了招呼。几个月之后,大家都打成一片,在一起讨论过每个人名字的由来。周萍和杜鹃都是北京人,她们都不知道父母当初为什么给她们起这种大众名。汪雪灵是广东人,据说她出生的那一天,广东竟然下了一场小雪,雪灵的父亲觉得女儿就像白雪一样富有灵性,于是就起了这个名字。李晴香是成都人,雨过天晴的成都散发着植物的香气,是个不会忘本的名字。田娃的老家在河南,据说她的母亲在临产前都一直在田里劳作,最后都没来得及去医院,在自家炕头生下了她,她们一家人都是朴实的农民。当她们问到冯雪寒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却有些失望,她自己也从来没有问过父母这个问题。

刚来的几天,室友们看冯雪寒不管做什么都显得有些拘谨,因此不管是去其他寝室造访,还是去洗漱,都会主动带着她。可是尽管几个姐妹表现出了足够的热情,夜深人静的时候,几个人都深深地沉入到睡梦之中,依然有一双眼睛在凝视着狭小的寝室上空。

冯雪寒难以掩饰对家的眷恋,刚刚体验到的寝室的热情,也仿佛一场虚假的戏剧,热情过后,剧场散了,人们纷纷回家歇息。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思维驰骋的时间,冯雪寒脑海中的种种疑问得不到解答。事实上,这些疑问的根源全部于一个问题,她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狠心将她从家里赶走。尽管身边都是跟她一样的同学,尽管这种事在别人眼里可能算不上什么问题,可她就是觉得这种事不可理喻,因为从出生开始,她的亲人便一直生活在她的身边,她的童年过得是那样幸福。

早上,冯雪寒是寝室里第一个睁开眼睛的人,她感到自己的脸好像涂了一层胶水。她不知道昨晚几点睡着的,也不知道眼泪是什么时候悄悄流下来的。清晨,一缕清淡的晨光照亮了寝室的墙壁,她慵懒地伸了伸胳膊,随即坐了起来。上铺的空间很狭小,稍不注意就可能撞到脑袋,从来没住过寝室的冯雪寒亲身体验了一次。

“啊!”冯雪寒疼得龇牙咧嘴,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这时她听到旁边有咯咯笑声,她向那边看去,原来是旁边床位的汪雪灵,她早已经醒了,正侧身躺着,笑眯眯地打量着冯雪寒。

“别介意,其实我们都被撞过。”

汪雪灵说完,小心翼翼地从梯子上爬下来,随后又伸了个懒腰,就像要飞到天上一样。冯雪寒虽然不知道汪雪灵的话是真是假,听起来倒是让人觉得舒服。

“去洗脸吗,一会儿人就该多了。”

“走吧。”冯雪寒也从床上下来,“其她人不去吗?”

“别管她们了,一个比一个懒。”

冯雪寒从自己的书桌下面拿出了洗漱用具,又一阵伤感袭上心头。她看着这些用具,想起了李春云带着她在商店里左挑右选的情景。她觉得不应该再留恋过去,便止住了这种念头,跟汪雪灵一起前往水房。

其他室友们并不像汪雪灵说的那样懒,因为她们才来到水房不久,寝室的其她几个人就陆续走了进来,还包括一些不认识的同学。大家井然有序,先来的不紧不慢地梳洗,后来的就在走廊耐心等待。第一次经历集体生活的冯雪寒看到那么多人在等着洗脸,不禁有些难为情,于是她洗得特别快,好给后来的人一些方便。冯雪寒洗完之后,在走廊里等待汪雪灵。她们回到寝室,也不急于去教室上课,而是等姐妹们全部回来之后一同前往。

开始的顺利并不能证明往后的生活也将一帆风顺,冯雪寒不久便体会到了眼前所面临的困境。

我在东北那些年

我在东北那些年

作者:皓雪殇类型:职场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