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家有尸妻苏岩

更新时间:2021-01-04 13:39:27

家有尸妻苏岩 连载中

家有尸妻苏岩

来源:天天云 作者:半尺的追书 分类:灵异 主角:苏岩安童

火爆新书《家有尸妻苏岩》由半尺的追书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岩安童,内容主要讲述:十岁时为了活命,爷爷让我借尸续命,让我与一具古尸成婚,这成为了我不愿去提起的秘密。十多年后,我卷入一场异样的漩涡,变故横生。鸳鸯扣,美人出棺,与尸同瞑。...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家有尸妻苏岩 第十五章 沈浩不是人 免费试读

媳妇姐姐或许是听到我的心声,又或许她根本就不在乎,因为没人能把她当做玩物。她控制着我的手挥动刻刀,八道镇纹瞬间飞出没入邪气,本以为会,但镇纹如同泥牛入海,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心里正叹气,没想到吹得天花乱坠的碑镇术会是如此不堪,正要叹气,天际突然闪起金雷,金线宛如神龙破空,密密麻麻,转瞬之间就将邪气完全笼罩。瞬间,整个山顶的上空鬼哭狼嚎,滴血的百鬼墓碑在无数的金线缠绕下直接炸开,数百道黑影四下乱飞,有的飞出就被绞碎,也有的逃了出去,变得更加暗淡,在天际消逸。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八道镇纹竟然如此厉害,更没想到百鬼碑内真的有如此多的孤魂野鬼。要知道有能耐收纳众多亡灵的碑只出现过两块,一块是神话传说中的榜,另一块就是数万万中华英烈寄身的纪念碑。但这碑内存在如此多的孤魂野鬼,在结合邪气中传来的话,爷爷居住在这里肯定是另有目的,而这座山应该藏着什么秘密。邪气被打散,终于露出藏匿在其中说话的东西,我有些讶异,因为远远去看,他的穿着竟和媳妇姐姐有几分相似,媳妇姐姐的是红裙秀金凤,她身上穿着的是白裙,衣服上的花纹是红色,此时距离太远,也看不出绣的是什么。此刻,所有的金线纹络朝着她汇聚,漂浮在夜空中的她嘴里发出几声怪笑,身体立刻分成无数黑影,即便如此,也只是逃离了部分。天际瞬间就暗沉下去,露出满天星月。“嗨!”媳妇姐姐叹了口气,松开我的手,幽幽的转身,“我只能为你争取两年的时间,两年后你必须回到这里!”我傻乎乎的,完全不知道她说什么两年,为什么两年后我还要回来这里,我说:“我带你出去,以后就不回来了!”“出去?”媳妇姐姐有些茫然,笼罩整个石场上的红雾开始汇聚,她要离开了。“是的,带你出去,跟我一起生活!”我追了几步,但红雾已经退到了房间里,我被一股力量阻挡在外面。“我可以跟你走,但一个月内你必须有自己房子!”媳妇姐姐说完这句话,红雾彻底消失,她的身影也随着消失。我琢磨媳妇姐姐话里的意思,难道她是要求我一个月内有房有车?如果真是这样还就把我难住了,爷爷供我上大学没有什么积蓄,我工作半年,别说买房的首付,存款都没几分。安童这时才冲上来,“刚才那女人怎么回事?她竟敢禁锢我!”我听得哑然,原来她一直没说话是被媳妇姐姐禁锢了,我也不傻,现在绝不能跟她讨论这个话题,我说,“快去看看林警官他们吧!”安童听我提到林华,惊乍的朝房间里跑,我也跟了上去,不过没她那么急,因为我知道媳妇姐姐既然出手,沈浩即便有事,现在也不是事了。啊!安童惊叫一声,倒退回来,正好撞到我怀里。房间里的白炽灯本来就暗,此时更显得阴森。沈浩坐在地上靠着墙壁,墙上贴着数张符,身前摆着一把桃木剑,还有几个小铜碗,正中间点着一盏长明灯,灯是青铜材质,上面同样贴着一道符。这是沈二爷的行头,沈浩倒也学了七八分。林华和阿蛮都躺在地上,身子直挺挺的往上弓出一个诡异的幅度,脸上青筋毕露,满目狰狞,但是表情却是带着几分冷笑。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人类能做出这样的表情。沈浩满头大汗,“他们两人被附身了,脏东西被我封住了,石头你现在在他们周围摆上八卦镇碑,我放出恶鬼就收了它们!”听到沈浩这样说,我转身就往外跑,到爷爷住的房间拿来十几块石片,连续刻了八块三道纹,我也累得够呛。突然,啊蛮挣扎起来,嘴都变形了才从嘴巴里挤出几个字,“沈浩,他不是...”但他话还没说玩,沈浩大喝一声,朝着啊蛮打出一张符,符倒半空就燃烧殆尽,阿蛮弓起来的身子重重的落了下去。我松了口气,啊蛮没有说完的话我也没在意,现在只要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他和林华被附身了。刚把石片排好镇位,就要安放,突然安童面露惊恐,拽着我往后退了。我以为林华和啊蛮又出变故,但阿蛮和林华比之前要安分。很快我就发现不对的地方,安童的眼神在偷偷的看沈浩,同时在我手臂上掐了一下。沈浩催促我快摆八卦碑镇,否则时间长了对林华和阿蛮不好,但安童却用暗劲拉着我,我瞪了她一眼,发现她小脸苍白,眼神不停的落到林华身上。我心生疑,也顺着她的目光去看林华,这次注意力比较集中,突然发现林华的左手手指正在有规律的敲动。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用很老的发报机发报,难道他在向我们传递信息?但他已经被附身,还是不是他的意识?呼!我深吸了口气,终于明白安童为什么会反常了,她应该是明白林华传递的信息了。既然她看出来却不说,那防备的就只有沈浩...我挣脱他的手,拿着石片走到阿蛮跟头,作势就要安放,原本安静的阿蛮突然就挣扎起来,嘴里呼哧呼哧的,眼睛轮得很大的瞪着我。“沈浩哥,这块石片刻坏了,我再去拿一块!”我心里一阵阵发毛,拉着安童照亮就往外跑。刚出房间,安童几乎是脱力挂在我手臂上,有气无力的悄声说:“林华说沈浩他不是人!”沈浩不是人?这好像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但想起阿蛮没说完的那半句话...我想详细的知道一些,但安童说林华重复敲击的福尔摩斯码传递的就是这句话。我从头将事情理了一遍,爷爷的电话里也提过沈浩,能确定沈浩的确从香港过来了,而阿蛮应该没事。现在就有两种可能,他和阿蛮从山上下来之前就被掉包,还是他进了房间后才出的事。但眼前的沈浩怎么看都不可能不是人,就是他那身行头也是十足的沈二爷的风采。“现在要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安童急得跺脚,双手却是紧紧抱着我的手臂。我也是拿不定注意,谁也想不到这种事会接二连三的发生在我身上。更重要的是,现在我谁也不能相信。林华和阿蛮的状态看上去就不正常,但林华传递出来的信息却不能不重视。“进去!”我也横了心,“沈浩如果是假的,他身上肯定有漏洞,揭穿他后大不了面对面干!”安童有些迟疑,她这女人让我看不透,说她胆儿小,她有时候却比谁都胆大,说她胆儿大,怕的时候又像个小女生。忍了一会,安童才试探的说:“刚才那个凤冠女人不是很厉害,要不你去找她帮忙?”我摇头,媳妇姐姐若要帮我就不会留下这种事,既然她置之不理,我就是磨破嘴皮她也不会帮。而且身为一个男人,总找她会让她看不起。我当然不可能这样跟安童说,只是告诉他我有办法对付。碑镇术中也有破邪的方法,可惜我掌握的不多,目前只能在手掌刻出血纹,作用和活字印刷差不多,拍到身上血纹就印上去。这种办法的弊端就是需要近身肉搏,这对我的胆量也是一种考验。安童小步跟在我身后,两人颤颤巍巍的进了房门,沈浩抱怨说,“怎么去了那么久,我快撑不住了。”我说:“沈浩哥,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老实回答!”“你什么意思?”沈浩有些微怒,“你我从小长大,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沈浩的愤怒不像是装出来的,但越是这样我的心越凉,我只是说有问题要问他,他怎么就知道我不相信他?我小步挪了过去,刻刀在手中顺了几次,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石头,你要做什么?”沈浩站了起来戒备的看着我。都到了这个时候,我索性不说话,一步跳上去,抬手就朝着他的肩膀拍去。沈浩非但不躲,反而学我的样子来拍我的肩膀,我有些犹豫,难道真是我弄错了?瞬间的犹豫,他的手已经快到我肩膀,我错身闪开,抬手又要拍下去。但就在这时,我从沈浩身上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手上的动作都有些迟钝。好在我在盘龙村经历过一次,及时闭住呼吸,左手往腰间一摸,将刻刀握在手里,反手就刺了过去。“安童,开枪打他!”我喊了一声,但安童毫无反应。我暗知不好,安童已经中招了。盘龙村的山洞里,我和陈阳只是吸了一点这种香味,全身肌肉就了二十分钟。嗅到这股味道,我就知道眼前的沈浩是假的,很可能是盘龙村山洞内遇到的红衣女子。我不敢喘息,也不知道那股味道散了没有,只好转身往外跑。“轰!”我刚到院子,媳妇姐姐房间的门突然轰碎,三道黑影倒飞出来,在地上滚了几滚。

猜你喜欢

  1. 最新小说
  2. 最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