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如果余生不欢愉

更新时间:2020-02-12 08:08:57

如果余生不欢愉 已完结

如果余生不欢愉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林颜榆瞿博霖 分类:言情 主角:

热门小说《如果余生不欢愉》是林颜榆瞿博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小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年少时,瞿博霖是她的一缕清梦,她无数次捡起被他丢在垃圾桶的情书,对着瞿博霖喊道:“你等着,我迟早有一天会让你喜欢上我吧。”瞿博霖眉头微微皱起,无奈道:“你能不能放过我。”后来,他折断了她的双腿,亲自送...展开

本书标签: 虐恋小说 逆袭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余生不欢愉 第4章 跪下 免费试读

林颜榆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她想要向后逃,但是却无处逃脱。

“说!”男人的质问声越发残忍。

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眼神惶恐,恨不得整个人都消失在这里。

林颜榆嘴巴张了张,就看到男人已经站了起来,招了招手。

“把林小姐带出去门口跪着。”

什么!

林颜榆猛地抬起头来,就看到两个黑色西装的保镖已经站了出来,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拽了出去。

她被拽的生疼,模糊的眼睛里只能看到男人颀长的身影。

“瞿博霖!”翡温玉语带愤怒,想要冲过去拉扯林颜榆却被南城挡住了。

“翡少爷。”她略微摇了摇头,薄唇微微动了动,“你这样只会越发激怒瞿少而已,若是想让林小姐好受不如离她远一点。”

林颜榆被人扔到了暗夜的门口。

她缓缓地撑起了胳膊,想要爬起来却被人一脚踢中了膝盖跪倒了地上。

“林小姐,您还是好好跪着吧,别让我们不好过。”

“我知道了。”她的声音也仿若外面飘扬的细细碎碎的雪花一般,仿若片刻就能融化,林颜榆脸上扯出了一个凄惨的笑容,却是努力的挺直了腰肢,脊背挺直。

来来往往的宾客看到她以后无不变色,谁不知道这是林家小姐,三年前林家还在的时候,这女人还如同玫瑰一般明艳动人。

如今怎么成了这样。

旁人的目光落到了她**的半块圆润肩头,锁骨精致,那牛乳一般的皮肤冻的青白。

家世落败了,不过玩弄一下还是可以的。

他脚步微动正要走过去却被同伴一把拉住了,在他的耳朵前咬牙切齿的道:“你这是不要命了!这可是瞿少的人!”

那人的脸色霎时间就变了。

这整个灵城有谁敢得罪瞿博霖,他就是在色胆包天也不想惹上一身腥。

门口大敞着,暗夜的格调决定了来往的人皆是非富即贵,名流的社交圈就这么一点,无人不识这曾经大名鼎鼎的林小姐。

三年前的丑事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被人遗忘了,但是如今又被人重新挖掘了出来。

林颜榆只觉得眼睛灰蒙蒙的,世界仿佛都朦朦胧胧的仿若有了倒影。

极度的寒冷过后却是火热,热的她绝对身体都仿佛在炙烤一般,她喉咙都烧的说不出来话。

细碎的雪花随着敞开的大门卷入了门内,落到了女人的身体上,她摇晃了一下,最终扑倒在了地上。

林颜榆昏了过去。

旁边她的人不敢去找瞿博霖,急忙找到了暗夜的老板娘南城。

“人昏过去了?”南城瓷白的脸上细眉微微的敛了一下,“这么冷的天,一跪就毁了三个时辰,这娇娇大小姐的身体又不是铁打的?”

她正要起身去看一下,免得让人死在了这里,沾上了人命可就不好了。

浴室的哗啦声停了下来,门突然之间开了,只裹了一条浴巾的瞿博霖走了出来。

他身材颀长,刚刚沐浴完还有水滴从他的眉心一路没入了腹肌,黑发湿哒哒的贴在了头上,那双狭长的凤眼如同北极的冰窟。

南城只看了一眼脸上就浮上了红晕,这么迷人的男人,说不动心才是奇怪。

“瞿少。”她迎了上去,细白的手拿起了一个毛巾,“我给您擦擦头发。”

外头的事早就被她扔进了脑后。

瞿博霖不为所动,薄唇紧抿着躲过了女人的示好。

他掏出了手机给秘书发了个电话,吩咐人来送来一套全新的衣服。

那旧的衣服沾上了林颜榆的味道,惹得他心烦意乱,脑海里一会儿浮现出她的身影,一会儿又浮现出翡温温那染血的脸庞。

被避开了以后绕是南城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尴尬,她手指头握紧,劝说自己这男人有重度洁癖。

“少爷。”一个不合时宜的话插在了两人中央,保镖低着头,“林小姐好像了。”

“把人弄醒,继续跪着。”瞿博霖毫不犹豫的道。

南城微妙的看着瞿博霖突然之间紧绷的身体。

两人之间的关系奇怪的紧,不像是仇敌,复杂的让她这个人精也觉得愁人。

秘书来的速度很快,瞿博霖换上了衣服,他身材很好,脱衣有肉穿衣显瘦,高定的服装衬得人矜贵无比。

南城看着男人仿佛名模一般的身影眼里是明晃晃的爱慕。

“瞿少,不如去我私藏的酒窖看一下。”她笑意盈盈。

“不了。”男人拒绝的很快,起来的身影略显急躁,打开门走了出去。

她的脸一下子就僵了,看着人去了门口。

那方位好像正是那的林小姐所在的位置。

林颜榆醒过来的时候头沉的厉害,她惶惶然的睁开了眼睛,手指蜷缩了一下,仿佛在确认自己是否还活着。

“别动啊。”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插了过来,按住了她的手。

“大小姐就是事多,好不容易才输上液,转眼间就鼓针了。”他扯着嗓子喊,“医生,麻烦再来一下。”

林颜榆脑袋有些不清醒,她抿了一下唇瓣看清楚了这人的样子,眼熟的很,是那天调戏她结果被她脸上的疤吓到的那个。

是暗夜的少爷,浮舟。

她只来了一天,但是也知道这人是暗夜的镇店之宝,不少千金小姐被他迷得团团转,几乎溺死在他的桃花眼里。

“怎么是你?”一开口她才发现嗓子哑的厉害,喉咙生疼。

她跟人不熟,本来以为这会儿必死无疑,没想到却是这个人救了她。

两个人萍水相逢,满打满算只是说了不到五句话。

“怎么着?”男人懒洋洋的样子,嗤笑了一声,桃花眼里满是风流,“嫌弃我这个男妓。”

林颜榆摇了摇头,如今的她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何况这人还救了她一命。

于情于理她都要感谢。

医生来的很快,掀开帘子见到林颜榆要起来咋咋呼呼的按住了她,斥责道:“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不爱惜身体,高烧都烧成那样了,再晚来几个小时恐怕就烧成了。”

浮舟在旁边看好戏,谁知道医生又转头把矛头对准了他,“还有你,男朋友是怎么当的。”

他脸色僵了僵,倒是也没有反驳,看着医生重新给人输上了液。

男朋友?

他把这三个字碾碎了,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只觉得可笑的很。

“还有,你这个腿是怎么回事?”医生正色道。

林颜榆小腿蜷缩了一下,用被子给遮住了。

看到病人脸色有异,医生也没有在说,只是叮嘱了一句,“尽快去做手术。”

等到医生掀开帘子走了,浮舟才把目光落到了这凄凄惨惨的林家大小姐头上,“你腿怎么了?”

没人理他。

“问你话呢!”他不依不饶,自己可是这大小姐的救命恩人,一把把被子给掀开,好奇的碰了一下她的小腿。

“别碰我。”林颜榆反应很大,几乎是吼出来,她脸色一白,眼眸里闪过一丝深沉的痛苦,额头沁出了汗,像是在经历什么酷刑一般。

浮舟被她的反应吓到,急忙松开了手。

他自觉没面子,怏怏的道:“要不是我你可就死了,医药费可还是我给你付的呢。碰你一下而已,反应这么大,你这么丑,还真以为我看了。”

若是别的女人听到丑的外貌评价绝对会不依不饶,可是林颜榆却仿若没听到一般。

她瞳孔缩了缩,揪住了被子,低声道:“我没钱。”

“什么?”浮舟斜睨她,“你别是骗我的吧。”

林颜榆不说话了。

“算了算了,我自认倒霉。”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林颜榆才低声的道:“谢谢。”

地狱般的三年,旁人的折辱和冷漠对她来说才是常态,倒是这嘴巴狠毒的男人给予了她一丝温情。

浮舟被她的态度弄的一懵,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脑袋就好像是床扎**一般跳了起来,“你饿了吧,我去外面买点粥。”

医生刚刚嘱咐过,病人要吃清淡的。

林颜榆看到人影消失在了门口,就一掀被子起来了。

手上的血捂不住,咕噜咕噜的滴到了地上,旁边的生理盐水也低落在医院瓷白的地板上。

门口的风铃一晃,等到浮舟回来了,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瞿少,人不在了。”

瞿博霖面沉如水,几乎要把地板凿出一个洞来。

“调监控。”他咬牙切齿,心里闪过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慌乱,这女人怎么就没了,他只不过晚来了几分钟,就只剩下了一个残破的西装。

监控室里,瞿博霖看到林颜榆被一个男人抱着离开时脸色沉的可怖,周围人大气不敢出,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大少心情不好,气的几乎要。

就听到砰的一声,桌子被砸了个稀巴烂。

瞿博霖怒火中烧,又是一拳砸到了监控器上,“给我把人找出来!”

林颜榆去了墓地。

她看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眼泪蜂拥而落。

“奶奶。”她声音嘶哑,周围寂静无人她才敢放声大哭几乎昏厥在地。

父亲入狱,母亲不知所踪,最疼爱她的奶奶也长眠于此,从今以后她真的再无依靠,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她眼泪汹涌,哭的昏天黑地,把所有的委屈都抒发了出来。

等到日暮西沉之时,她才跌跌撞撞的起来,又沉沉的磕了一个响头她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她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索性就这样走着。

一道刺目的光照到了她的脸上,高速行驶的汽车飞驰而来,林颜榆在死亡的威胁面前腿脚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她头脑空白,一瞬间想的居然是那个恨她入骨的男人。

若是自己死了,他想必也就能真正的开心了。

“林颜榆,你好大的胆子。”一个刺骨冰冷的声音,男人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他不过晚去了几分钟这女人就不知所踪,地上只剩下了一个残破的西装,恨的他几乎要把整个灵城掘地三尺把人给挖出来。

林颜榆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扯住了胳膊,一把拉扯到了车里,她的头咚的一声撞到了车顶,疼的她昏天黑地,恨不得现在就死过去才好。

但是瞿博霖却不放过她,男人恨恨的抓着她的肩膀,面色阴骇,“林颜榆,我可真是小看你了。”

“你怎么就这么能耐,勾引了翡温玉还不够,连个男妓你也不放过,就这么饥不择食?”

林颜榆身体凉了半截,她疼的脸色扭曲,苍白的脸色汗珠滚滚。

嘴巴张了张想要辩解,她想到了什么又无声的沉寂了下去。

她明明应该已经习惯了才对,面前的男人从未留意过她,在他看来她嘴里冒出的全都是谎话。

旁人眼里的瞿博霖天之骄子丰神俊朗,但是在她面前,男人的耐心从来都懒得施予半分。

车子猛地行驶了起来,林颜榆被惯性甩的差点滚下去,一头撞到了车板上。

疼,她把自己蜷缩起来,默不作声缩在了一个小小的角落。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