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坑作者系统

更新时间:2020-01-02 15:17:28

坑作者系统 已完结

坑作者系统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落离九霄残 分类:重生 主角:拓跋余柳墨卿

主角叫拓跋余柳墨卿的小说叫《坑作者系统》,本小说的作者是落离九霄残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就有心理障碍的男主拓跋余,再遇到创造他的作者柳墨,也就是后来他的假师尊柳墨卿,会被感动而改过自新吗?柳墨:如果人间等不到你,书里找不到你,那我就要去冥界碰碰运气了。拓跋余:你是谁?你自己说的清吗?*...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未过两日,柳墨的病就好了个全,拓跋余开车载着他,柳墨不知道拓跋余是想要干嘛,只能闭嘴不言语。

车内,一片寂静。

拓跋余率先开口打破了安静,他道:“我见过你。”

听到拓跋余的话,柳墨下意识的一颤,他开始迅速的回想着自己为数不多的露面,搜刮着拓跋余的踪迹。

少年人,心性干净,这样的心理活动自然是体现在了面上—柳墨紧蹙着眉,又是下意识的扣紧手边的座椅。

见此,拓跋余轻轻的‘哼’了一声,说道:“骗你的。”

未待柳墨松口气,拓跋余就又说道:“不过我有个朋友,跟你…很像。”

柳墨抿了抿唇,强作镇定道:“他对你很重要吗?”

“…”拓跋余似是陷入了回忆,过了会儿才继续道:“嗯…很重要,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柳墨脱口而出道:“我很羡慕你…”你起码还有朋友,而我却一无所有…

后半句话柳墨并没有说出来,他依旧谨慎着,谨慎的自我舔舐着伤口—别说朋友,可能认识他,知道有他柳墨这个人的人都很少。

柳墨很恨,他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让自己出门,更不明白自己为何不能和弟弟一样学习经商。

是啊,他的弟弟,柳晦观,比他还小两岁,却从小学习经商,跟在父亲身后出席各种宴席。

柳晦观今年也是十三岁,与拓跋余开始创业的时间一样,很多人都在猜测着,柳晦观会不会和拓跋余一样有所成就。

他们在猜测,柳墨同样在设想—若是当初自己接触了经商,会不会和现在的拓跋余一样有自己的天地。

许是感受到柳墨的不对劲,拓跋余说道:“喂,小家伙,你真的不愿意告诉我你是谁?”

“…”柳墨依旧沉默着,就仿若前面说的那些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一样,不能再多言。

拓跋余也似不期望柳墨回复,自顾自说道:“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个孤儿了。”

‘孤儿’一词扎狠了柳墨的心,他的眼神瞬间如浸满毒液的针一般,锋利的刺向拓跋余。

“哟!”拓跋余的语气如小孩子找到了喜爱的玩具般,嘴角弧度微妙:“怎么?生气了?”

柳墨深呼吸多次才勉强平复下来,他猛地靠在车座上,侧着脸不看拓跋余。

不知是不是柳墨的错觉,他总觉得拓跋余笑了许久,应当是错觉吧。

不知又过了多久,柳墨迷糊间感觉有人在推他,他睁开眼发现是拓跋余—原是他在车上睡着了。

柳墨迷糊的跟着拓跋余走进了一栋屋子,在拓跋余带着他走到拓跋夫妇之前时,柳墨更是一脸懵逼。

时间太久了,柳墨忘记了当时屋内的摆设,忘记了当时拓跋夫妇的长相,却唯独没有忘记拓跋余带着他做了什么。

拓跋余压着柳墨的肩膀,两人一齐跪在拓跋夫妇面前,拓跋余说道:

“在外面捡的孤儿,我想让他留在拓跋家。”

留一个身份不知底细不明的人在家,任谁都不会答应,可想而知拓跋夫妇的反应—没有同意。

正当柳墨想要起身离开时,拓跋余没有松开摁着他肩头的手,阴阴的道:

“跪着,跪到他们点头为止。”

柳墨回过神,看着白芷,发觉此时的她也不过十三四岁,可真是…

见柳墨的神情阴晴不定,玉无虚对着拓跋余道:

“余儿,大典上莫要闹过了头。”

拓跋余显然也知道人多嘴杂的道理,他垂着眸刚想起身却听到柳墨冷冷的说着:

“跪到我点头为止?”

柳墨的语气太冷了,冷到再愚钝的能体会到他的恼怒。

玉无虚怕柳墨意气用事,忙想阻拦,却是被柳墨惊了一下—柳墨召出了一枚玉牌。

柳墨道:“青犀门雪雅峰峰主柳墨卿,在此收白芷为徒,先祖见证。”

随着玉牌上刻上白芷两个大字,柳墨的表情渐渐冰冷,拓跋余的表情却渐渐释然,就好似达成了心愿般满足。

‘咔哒!’

柳墨将手中玉牌抛在白芷面前,拂袖离去,拓跋余紧随其后。两人走后,缺桐殿内气氛显得更加微妙。

白芷仍在柳墨已空荡的座椅前跪着,玉无虚等没心思扶她,只有玉无虚介于掌门情面,轻的道:

“白芷姑娘,可需我派人带你前往雪雅峰?”

白芷怔愣了片刻,不觉玉无虚真的会派人,自觉拿起玉牌站起来,向玉无虚施了礼后离开。

一场闹剧终是落下帷幕。

雪雅峰柳墨卧房内,因柳墨胡乱的卸下衣饰,使得整个屋子里一片狼藉。

门外,拓跋余犹豫了片刻仍是敲了敲门,才刚开口喊个师尊,柳墨就不知用什么东西砸了下门,震的拓跋余不敢再吭声。

柳墨饱含怒火的声音从门内传出:“你不是很喜欢跪吗?那就给我在这里一直跪!跪到我满意为止!”

“呃…”拓跋余似是被惊到了,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听了话,跪在了柳墨的门前,腰杆笔直。

柳墨躺在床上,心中思绪万千。按照他的设想,他会收白芷,但之后会将她转给玉无虚—这样自己既收了她,也可以改变剧情。

可是这半路杀出来个拓跋余,从拓跋余今日让柳墨收了白芷的执着来看,将白芷转出去可能不会成功。

柳墨很不解,心道:“为什么呢?为什么拓跋余那么执着让我收了白芷呢?”

一道冰冷的声音接了他的话,是T23,它道:“您好,拓跋余如今的行为应是自动做出的补漏。”

柳墨:“补漏?你的意思是你们正在努力填补拓跋余这个BUG?”

T23道:“您可以这样理解。”

得到T23的肯定后,柳墨又陷入了沉思—他在想,为什么拓跋余会哭呢。

柳墨想不通,只得再次求助T23,他心道:“拓跋余这个BUG你们是怎么填的?莫不是给他个?”

“…”T23似是在斟酌,沉默了片刻后应道:“不无可能。”

“…”这回轮到柳墨沉默了,他忽然明白在T23这里,不无可能和是的是划等号的。

若真是这样…那就难搞了…

万一抽风暴露了自己是穿书过来的冒牌货,那可就是招惹到爷了。

正当柳墨万分惆怅时,他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争执声。柳墨猛地坐起身,侧耳细听。

拓跋余很是惊讶的:“白芷?你怎么来了。”

白芷回道:“雪雅仙师因我而拂袖离席,我心里过意不去,便来请罪。”

拓跋余道:“无需,你去休息,把灵力注入玉牌,它会带着你到你的卧房。”

两人似是争执了起来,柳墨也听不太清,但莫名就是一肚子火气,直接抬步走到门前,打开了门。柳墨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

打开门入眼的便是正在拉扯的拓跋余和白芷两人,两人见柳墨出现都是一愣,而柳墨则是下意识的扣紧了手边的木门。

“…”

一时之间,无人说话,也无人动弹,场面一度尴尬到崩溃。

终于,柳墨右手用力过度,扣着的门承受不住化作了木屑。无可避免的有些木刺刺进了柳墨的手,但柳墨此时没有心情管这些。

他轻的说道:“青犀门男女分修是为何,白芷初来不知,拓跋余,你又怎的糊涂。”

第一次听到柳墨唤自己全名的拓跋余登时一震,却未拉开自己和白芷的距离。白芷也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别的,也不动弹。

“…”真是让人无法忍受啊,当然柳墨并不想忍受,他道:“雪雅峰新添峰规,峰中弟子,男女不得接触过密,犯之,思过崖一月禁闭,并抄青犀门门规三遍。”

这是雪雅峰第一条峰规。

以往雪雅峰只有柳墨卿和拓跋余两人,拓跋余懂事明礼,不需要管束,所以雪雅峰从来就没有过峰规。

柳墨本也没想着給雪雅峰添点啥规矩的,但今日…他行驶了一峰之主的权利。十几年的和平终是被打破。

柳墨对着拓跋余道:“去领罚。我不想说第二次。”

拓跋余低垂着眼睑,隐去了眼底的光芒,道:“是。”

拓跋余走后,白芷也想要告退去受罚,但却被柳墨叫住。

白芷施了一礼后:“雪雅仙师,您有何事?”

“…”柳墨观察了白芷一会,“你如何遇见的拓跋余。”

白芷道:“在下山的路上。收徒大典的考核我没能通过,便想要回家。”

柳墨思索了一下,核对了柳墨卿的记忆。上一世柳墨卿与白芷确实是在下山的路上遇见的。

那日,柳墨卿因为下山斩妖,归时正巧看见白芷在对一个的男孩施救—白芷医术极好。那时柳墨卿觉得白芷心地纯善,便收其为徒。

柳墨卿温和,却不善医道,便将白芷交给了主修医术的药岭峰。

只是毕竟柳墨卿不在身边,白芷因是在半路上被收为徒弟的,总是被嘲笑是走后门,药岭峰上的讲师也是不好好教导白芷。

知道这件事后的柳墨卿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把白芷唤回,找些书籍来自行学习。

这…真的很难办啊。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