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11-09 14:12:44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连载中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来源:新云栖 作者:微微清风 分类:穿越 主角:苏映岚晏殊

小说主角是苏映岚晏殊的小说叫做《将军的灭火小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微微清风写的一本穿越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作为消防战士的陈寂在一次救火事故中意外丧生。等陈寂睁眼时却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人家穿的是千金大小姐,自己却穿了个将军府最不受宠的将军夫人。还没缓过神的陈寂就被晏殊拉倒雪地一阵鞭刑伺候,紧接着...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惊现火情 免费试读

夜色重重如一口深井,压得人透不过气。

白檀端着铜盆进来,“夫人,天色不早了,沃面罢。”

此话方方落地,虚掩的隔扇被推开,倾泻一地的月华。

陈寂抬眸,穿着灰绿色袄子的男子走了进来,冲她一拜,“夫人,听闻您病榻,这天气凉得厉害,故而小的着人送了几盆火炉过来。”

白檀将铜盆放在璇丝雕花面架上,转头看向男子排揎起来,“真是罕事,之前夫人病榻时,我寻你们要几盆火炉,你们跟锯了嘴的葫芦一样闷不吭声,王管事现在倒主动送起火炉来了。”

王管事听到也不觉尴尬,舔着脸笑道:“夫人病榻时,回事处那边正好不得空,这才怠慢了,这不,一闲下来小的就送了火炉过来。”

白檀回身用眼神询问陈寂,陈寂沉吟少许,点了点头说:“既然如此,便搁着吧。”

王管事‘哎’了一声,朝身后几位仆人招了招手,陆陆续续便看见几人端着火炉奋力上来。

陈寂看着王管事顾盼着四周,心中生疑,思绪尚未理清,便听王管事又说起话来,“夫人屋子瞧着密不透风的,但小的方才进来便感觉哪里漏着风般,背后总凉飕飕的,这样可不好,夫人本来就生着病,这要是再浸了凉风怎么办?”

这么说着话,王管事还打了个摆子。

陈寂不觉好笑,还没等她说话,王管事便吩咐起方摆好火炉的下人,“你,你,你,快去把夫人这些窗扇关严实了,免得透风进来。”

白檀出声制止,“行了,哪能都关着,屋子里还烧着火炉呢。”

王管事也不听白檀的,言语里虽是客气但异常坚定,“白檀姑娘,你年纪小,哪里懂得这生病的人如何照顾,我年长你多岁,这方面,你还是听我的罢。”

白檀涨红了脸,气得直道‘你你你’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

靠在大迎枕上的陈寂目睹下人将火炉放在纱帘之下,这才恍然,看向王管事的笑容也多了分讥诮,“王管事倒是衷心。”

王管事被陈寂看得心虚,咳嗽了一下,“夫人谬赞了。”

二人说话的这段时间,下人已经将火炉搁置完毕,整间屋子也因此暖烘烘了起来,白檀冷哼一声,下着逐客令,“王管事既然布置妥当,那便先退下罢,天色已晚,夫人还要歇息呢。”

王管事被如此对待也不丧脸,依然笑着,朝陈寂福礼道:“那夫人早日歇息,小的先告退了。”

陈寂点点头,一行人鱼贯而入又鱼贯而出。

白檀嘟囔起来,“这王管事平素巴结廉姨娘都来不及,现下发生这种事,他会来讨好?”

陈寂从榻上起身,走到帘子下,一边将火盆用腿踢到了远处,一边吩咐白檀,“你去将窗户打开。”

她见白檀面色疑惑,便解释起来,“你方才也说了,我缠绵病榻时,你去回事处找他们添几盆火炉,他们不给,怎现下给了?一给还这么多?可不是别有用心。”

陈寂踢了踢脚下的火炉,“拿来这么多火炉,却盆盆放在纱帘这样易被点着的地方,还把窗户关得这么严实,你觉得他们是想做什么?”

白檀恍然大悟,咬着牙十分气愤的样子,“这些奴才真是混蛋,竟敢谋害主子。”

言讫便踅身去开窗。

陈寂安慰道:“不值一气,他们既送来火炉,我们受着就是,反正也不亏。”

这话方方落下,便传来白檀惊恐的声音,“夫人,窗户打不开,好像从外边被人锁死了!”

一直面色冷淡的陈寂终于严肃起来,走到隔扇推了推,发现依然打不开。

白檀急道:“夫人这该如何是好?夫人就算再不受将军宠爱,但到底是丞相嫡女,这出了事故谁担待,他们简直太胆大包天了!”

陈寂抿着唇,将事情想了个七七八八,“一群下人胆子能这么大?估计是廉姨娘授意的,”她看向面架上的铜盆,“将火炉熄了。”

白檀不禁看向陈寂,终是察觉异常了,若是从前,估摸主子早就慌神了,哪还像现在这般冷静的可怕。

感受到白檀审视的目光,陈寂这才回过神来,苏映岚性子急躁,遇事不经过大脑,如今这种事肯定慌张极了,哪会像自己一样这般冷静的处理。

陈寂皱了皱眉,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主仆二人的瞬间,窗户乍现火光竟映着屋内都黯然几分。

白檀小脸瞬时煞白,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夫,夫人,这,这,他们,这是意图纵火谋害夫人......”

这火势来得猛烈,短短说话间火光已经从窗户最低沿处蹿到了中间,陈寂不再废话,当下扯过面架上的巾栉扯为两半,待浸湿后才递给白檀道:“拿着,他们把窗户锁死了,我们只有用自己的方式冲出去,你将这个系在脸上遮住口鼻,免得呛进了烟。”

陈寂一边说着一边系了上去,抓着妆奁旁的小几使劲砸着门口,白檀见此也学着样子去砸。

短短时间内,屋子里已然滚滚浓烟,火势大得厉害一直烧着隔扇,加之白檀陈寂拿着小几砸门,隔扇很快变得个半残,只是这个时候火舌蹿腾得厉害,隔扇四周都是张牙舞爪的火舌。

白檀额上密汗,见此情景已是哭得不行,“夫人,这可怎么办。”

时间紧迫,陈寂来不及多说,从床上扯下被褥,将铜盆里的水倾洒其上,将这个披在自己和白檀身上,“我数一二三,一起往外冲。”

白檀点点头。

“一。”

“二。”

“三。”

随着最后一声响,主仆二人奋力往外奔跑,火光照射在陈寂脸上热得厉害,竟眼睛也睁不开,她突然想起生前最后一次任务。

夏日炎炎,正值让人欲睡的午后,行动中心接到出动讯号,换上作战服的她坐在车上很快就到了事故中心,报警的事主交代了情况,说里面放置得有多个瓦斯罐,情况十分危急不说,他家十岁小女儿被困在了里面。

她接受命令进去救人,终于在衣柜里找到哭泣的小女孩,等小女孩爬着逃生绳下去的时候,瓦斯罐已经,那个时候最后的感觉也是这般灼热......

“夫人......”白檀焦急的声音不断响起,终是将陈寂唤回了神。

陈寂睁开眼,看见眼前的屋子被火舌吞得残破不堪,而她们抓着残破的棉被坐在雪地上。

白檀脸上是劫后余生的泪,“夫人,我们得救了。”

陈寂喘了一口气,脸上毫无情绪,只是道:“嗯,我们得救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