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总裁 > 邶先生,我要吃糖

更新时间:2019-11-08 14:51:47

邶先生,我要吃糖 连载中

邶先生,我要吃糖

来源:若初文学 作者:喵喵九十斤 分类:总裁 主角:苏浅

《邶先生,我要吃糖》是一本主角为苏浅邶凛骁的现代言情总裁文,由作者喵喵九十斤创作。该书讲述了:苏浅被自己的白莲花妹妹抢走了未婚夫,却没想到,竟会被邶凛骁,这个矜贵异常正在相亲的男人看中。她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么撩动他的心,他也决定她就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邶先生,我要吃糖 第十四章 早晚是我的人 免费试读

苏浅的脸上一阵一阵的红,眼下的这个情况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她原本以为,邶家的人…

虽不至于端着大架子的,却也不应该是这样的画风啊…

这怎么上来就叫自己儿媳妇儿?

“妈,浅浅害羞。”邶凛骁有一些头疼。

自己母亲的性子他是清楚的,再任由她这么说下去,苏浅整个身子都要烧透了。

“浅浅,这是妈,这是燕姨。”邶凛骁捏了捏苏浅的手,向她介绍道。

苏浅乖巧叫人:“阿姨,燕阿姨。”

燕笙绵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过来,说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们都不会吃人。”

“嗯。”苏浅应了一声,内心却好似有小鹿在打鼓一般。

嗷嗷嗷,她握到燕笙绵的手了。

邶凛骁无声地叹了口气。

论自己对苏浅的吸引力,远不及燕笙绵,这个感觉…

丛蓉盯着自己儿子,暗暗乐了起来。

她的那个眼神儿里面,满满地都是写着:“怎么样?被自己媳妇儿忽略的感觉?”

邶凛骁别过眼去,被亲妈嘲笑,还有比这跟糟心的事情吗?

邶尚宗轻咳了一声,道:“哪有一直让人站着的道理,蓉蓉,过来坐下。”

丛蓉立刻乖顺地坐下,脸上带着一些女儿家的娇羞,对着邶尚宗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的娇嗔:“我这不是看到儿媳妇儿激动嘛。”

邶凛骁和燕笙绵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两人之间的方式,自动地忽略掉。

苏浅却在心中暗暗惊讶了一下,这对夫妻所流露出来的恩爱,也太自然了。

其实这种大家族中,鲜少会将情感表现的这么直白。

就拿苏家来说,不管是苏明远和自己的母亲,还是和奚梦琪,都不曾表现的这般恩爱模样。

苏明远和母亲之间,在她的记忆里面,根本就是相敬如宾。

这也给了奚梦琪介入到他们之间的机会。

而宁城的另外两家,程家和楚家的当家人,也都是时刻表现着端庄的一面,也不曾这般黏糊。

苏浅突然就有一些羡慕。

这样有爱的家庭下长大,整个人都会变得温柔吧。

思及此,苏浅偏头看向邶凛骁。

邶凛骁勾唇,手还攥着她的,眉眼间也是潜着柔光的。

丛蓉看着两人之间的流光,柔声笑道:“我还一直担心我这儿子是个榆木疙瘩,这辈子恐怕都要打光棍了,现在终于能放心了,浅浅啊,阿姨谢谢你。”

“阿姨,”苏浅轻声叫了一声,看住丛蓉,“凛骁,很好。”

邶凛骁轻笑出声,这丫头,竟为自己说起了话来。

燕笙绵观察了苏浅半天,这姑娘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苏家那户,他们也是了解过的。

在那样的环境当中长大的姑娘,眼神儿还这样的清澈,着实是叫人意外的。

燕笙绵道:“听说你一眼就认出了我的礼服,还知道是没有面市的,浅浅,你的眼光很辣。”

她的设计风格虽然说的确是很别具一格,但是,如果不是了解到一定的程度,很难一眼就看出来的。

这女孩儿,是自己的小粉丝儿。

这感觉倒是说不上来的好呢。

苏浅想到那件礼服,有一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燕笙绵的设计,那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每个季度只出十款,每款只有一件。

在京城这个地方,各种盛会当中,名媛千金都以是否能够入手燕笙绵的礼服为骄傲的资本。

而她,就这样占据了今年冬天的其中一款。

只不过,燕笙绵的这个规则,也有一个弊端。

因为数量稀少,所以仿冒的很多。

在这样的境况下,苏浅还能一眼认出,是真爱没有错了。

众人在客厅聊着天,外面风风火火地进来了一个人,带着一身的寒气。

燕笙绵嗔了一声:“瞧你,莽莽撞撞的,像个孩子似的。”

许沅科朝着邶尚宗和丛蓉叫了声人,就在燕笙绵的身侧坐好:“妈,我都要饿死了。”

苏浅又是一阵错愕。

这男人,居然是燕笙绵的儿子?

“嫂子。”许沅科看向苏浅,瞧着她那受了惊吓的表情,乐的不行,“嫂子,你这么看着我,让我觉得我不配当我儿子。”

“…”苏浅满脸黑线。

的确,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许沅科叫燕笙绵妈,她是很难将这两人联想到一起的。

这个男人,审美上就和燕笙绵天差地别。

“科科啊,你什么时候也带个女朋友回来啊?”丛蓉问。

许沅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瞪了一眼邶凛骁。

本来嘛,邶凛骁还单身的时候,他们都还担心邶凛骁打光棍。

现在,邶凛骁都将人带回来了…

他们那几个…这以后的日子只怕是…

“咳咳,蓉姨,我饿了,我们吃饭吧。”许沅科说着,就站起了身来,朝着餐厅走去。

燕笙绵气到不行,“你们看看,就这个混小子,什么时候能让我当婆婆?”

苏浅觉得,这些从前自己觉得很有距离的人,现在看来,竟然是这么的可爱。

在走向餐厅的时候,苏浅在邶凛骁的耳边轻声说道:“凛骁,谢谢你。”

她从未体验过这样和乐融融的气氛,对家的印象也很不好。

这还是第一次,苏浅觉得,家竟然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地方。

叫的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都似乎要融化了一般。

邶凛骁垂眸,自然看清了苏浅眼中的羡慕。

他捏着她的手,声音很郑重:“浅浅,我给你一个家。”

她不曾体会过的那些,她失去过的那些,以后,他都会一一为她补齐。

他会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一个,让她可以卸下所有防备和强硬的家。

苏浅的眼眶一阵酸楚,这承诺,太沉重。

她从不相信世上有无缘无故的好,可是现在,她能够很明白地感受到,邶凛骁是在认真的将心掏给她。

而她何德何能,能够受得起他给的爱情?

在餐桌边落座。

晚餐是丛蓉和燕笙绵下午就开始张罗的。

很传统的家常菜,却都是苏浅爱吃的。

苏浅在看到菜色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她悄悄地看向邶凛骁,想来是他交代过的了。

“妈和燕姨听说我要带你过来,向我打听的。”邶凛骁偏头,在苏浅耳边解释道。

苏浅心头又是一阵动荡。

他们都还不了解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就做到了这样的程度。

是真的将她当成了儿媳妇在对待。

可是她,明明才和邶凛骁确定关系,不足二十四个小时啊。

只不过,在后来,苏浅才知道,邶凛骁这人,认定了便是一辈子的。

既然是决定带回家的,那自然是没有放走的打算了。

所以,丛蓉他们自然就省去了那些探究刁难的过程,直接用最诚恳的心接纳她成为他们的亲人。

席间,许沅科又提到了宋家老爷子大寿的事情。

燕笙绵叹了口气:“这宋夫人从两个月前就想让我给她女儿留一件礼服,八成也是想着寿宴上穿的。”

她看向邶凛骁:“小五啊,到时候你要带浅浅来吗?”

“嗯,爷爷也会回来,到时,想将婚事定下来。”邶凛骁说。

苏浅正在挑着鱼刺,听到邶凛骁这话,手顿了一下。

婚事?定下来?

邶凛骁,这是要坐火箭上天吗?

他们才刚刚交往啊歪!

“瞧你这孩子,问过浅浅的意思了没,就要将人定下来。”丛蓉嗔了他一声,玄机又说道:“不过小五说的没有错,订婚这事儿,是该放到计划当中了。”

苏浅险些没有从凳子上摔下去。

这邶家的人,都是这么跳脱吗?

这怎么就订婚了?

邶凛骁偏头,靠近苏浅耳边,“你早晚是我的人,逃不掉的。”

苏浅耳根发烫,这男人,怎么这般霸道?

她夹了已经剔好了鱼刺的鱼肉放到邶凛骁的碗中,“好好吃饭。”

再让他这样欺负自己,她就要自燃了。

两人之间的互动,自然是被众人看在眼底的。

许沅科默默地拿着手机在群里面吐槽了一句:“特么没眼看啊,没眼看,五哥谈个恋爱跟换了个人似的,秀瞎小爷的狗眼。”

立刻有人回到:“嗯,知道你是狗,不用强调。”

“靠!等着!必须让五哥虐死你们一众单身狗!”

许沅科说的信誓旦旦,完全忘记了,他自己就是一只单身狗。

吃完晚餐,邶凛骁和苏浅在老宅坐了一会儿,就和许沅科一起离开了老宅。

一上车,许沅科就忍不住吐槽道:“五哥,那帮蛋不是人,欺负我。”

他那个表情,别提有多委屈了。

苏浅瞧着乐呵,这许沅科虽然口上叫着那些人是蛋,但是,她也听得出来,他们是很亲近的关系。

那些人,应该也是邶凛骁亲近的人吧?

邶凛骁扣着苏浅的手,悠悠的说道:“你不去招惹他们,又怎么会被欺负?”

言下之意,活该。

他还没有去看手机,不过,也能够想象,里面是一番什么情形。

许沅科这个憋屈啊,虐狗就算了,还说他自找的。

还有没有同袍爱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