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

更新时间:2019-11-08 12:53:10

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 连载中

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

来源:微小宝 作者:梓翎 分类:言情 主角:冥夜云夏秦王

冥夜云夏秦王是小说名字叫《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梓翎,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猥琐兵王刚穿越到懦弱的炮灰小姐身上,就被无情爹爹绑上花轿,嫁给传说中又老又丑,暴戾狠毒的废物王爷。谁知道,魑魅邪王是倾世妖孽,自幼喝墨汁长大的,一边篡夺江山,一边诱惑小红帽进狼窝。“做朕的女人,八条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邪王独宠:萌妃逆袭记 第5章被裸的嫌弃了 免费试读

元宝瞪大眼,目光落在卸下伪装的王爷身上,一脸堪忧道,“王爷,若是王妃醒来发现了您的秘密,后患无穷。”

秦王却气定神闲道,“本王已经一巴掌将她劈晕死过去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元宝倒抽一口冷气。

王爷这落井下石的本事真是又见涨了。

秦王瞥了眼身后的玉衡院,落落道,“好好的院子,却被这个胸无点墨的草包占了,真是暴殄天物。”

元宝瓮声瓮气嘟哝道,“早让你把嫣然姑娘娶回家,你一拖再拖,现在给别人住了,你这心肝肺又开始疼了。”

忽然灵机一动,诡谲的笑道,“爷,要不你也住玉衡院吧?这样,就不那么暴殄天物了,是不是?”

秦王狠狠的刮了眼元宝,“你要本王跟一个草包生活在一起?你这脑子是不是该剖开来放点猪脑进去补补?”

元宝赶紧捂着脑袋求饶,“爷饶命啊,小的已经将暝雪殿收拾出来了,爷今晚就可以住过去。”

秦王扬在空中的手才悻悻然落下去,背着手大摇大摆的离去。

元宝望着他英姿飒爽的背影,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飞奔上去请示道,“爷,这秦王妃该如何礼遇?”

“你以为呢?”秦王反问。

元宝话没有说完,秦王就粗暴的打断他,“她是菩萨,要让你这么供着她?”

元宝一脸呐呆,王妃的礼遇本来就不同常人啊?

秦王想了想,道,“这草包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落日都没准,你着急作甚?”

元宝道,“爷,草包脑回路与常人不同,对付草包,手段得与众不同一点。”

“区区草包,何须本王亲自动手。”

元宝微怔,联想到明日秦王秦王妃将会进宫给太后请安,便明白了王爷的用意。

他要借太后这把利刃除掉王妃,可是太后可是老奸巨猾的狐狸。她真的会让爷得偿所愿吗?

次日,天色已经大亮。云夏才悠悠然睁开一双睡眼惺忪的眼睛。

秦王已经穿戴整齐,戴着银色的面具,端坐轮椅上。正把玩着云夏嫁妆里的一套玉瓷葫芦。

云夏一骨碌爬起来,觉察到自己全身未着片缕,赶紧拉了锦被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

秦王有一搭没一搭的瞥了她几眼,冷嘲热讽,“王妃昨夜的豪放去哪儿了?”

云夏的脑海里立刻回想起自己昨晚自己在他身上煽风点火的画面—怒意顿生。

这家伙昨天给她下毒,幻毒。

今天她不狠狠的收拾这,她就不是安云夏—

云夏裹起被褥便跳下床。气场强大的向他走去。

秦王惊呆的望着她,她一只手按住胸前的锦被角,尽管如此,胸前大片春光乍泄。

秦王吓得不轻,这特么不是草包,是暴露狂吗?

云夏走进秦王,刚想着将这暴揍一顿时,却瞥到秦王把玩着的玉扳指后,脑子倏地清醒了。

他是王爷,是她的夫君。

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他手上的玉扳指,价值连城。

她的渣爹跟这尊财神爷比起来,她渣爹那点资产简直上不得台面。

“相公,昨夜睡得可好?”云夏的表情一秒变了画风,眨巴着无邪的琉璃美瞳殷勤的问。

“昨晚,你仿佛发疯了似得,对为夫攻城略地,为夫身上到处都是你的抓伤,咬伤?你觉得能睡好吗?”秦王不满的控诉着云夏的罪行。

云夏望着秦王手背上的一排深红色的牙齿印,尴尬的笑起来。

不过很快,云夏就将这份尴尬抛之脑后,她拍着秦王的肩膀,义薄云天道,“相公,既然你是我的人了,你放心,从今儿起,我罩你。”

秦王唇角抽了抽…

罩你妹!

真当他病猫?

秦王眼底漫出晦暗不明的笑意,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探向怀里的白丝帕,嘴角努出一抹阴暗的弧度。

他命硬,生来克妻。他的王妃,注定短命。

“王妃要裹着这条锦被进宫给太后请安吗?”秦王的唇角瞥出一抹邪魅的弧度。

若是不提醒她,还不知她要守着这两箱破珠宝哀悼多久?

“进宫?”云夏方才醒悟,古代王爷成亲后,王妃必须给太后端茶请安。

时间紧迫,云夏裹着被褥跳到衣柜前开始挑选衣物,衣柜的衣物,虽然繁多,然而大多式样复杂,云夏压根不知道这些衣服应该怎么穿。

古代的衣服太讲究,索性选了一件看起来样式很简单,摸起来柔软,布料颜色很素,印有浅色印花的衣服出来。

秦王正怡然自得的品着碧螺春,看到王妃的装扮,一口茶差点就喷了出来。

尼玛,太考验人的淡定力。

衣箱里的衣服这么多,她竟然选了一件细熟布丧服。

秦王怀疑,这绝对不是草包,这特么就是个神经。

只有进宫才会穿丧服?

瞥到秦王那双露在面具外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云夏低头望了眼自己的衣服,咂咂嘴道,“我就喜欢素净轻盈的衣服。”

再瞥了眼秦王,端坐轮椅上,然而一身天青色锦袍将他颀长的身子包裹得恰到好处,布料上用银丝线刺绣的暗花纹理,低调奢华。透着不可侵犯的威严,还有男儿独有的魅惑气息。

云夏眼露鄙夷,一个男人穿得这么精致,人生没有其他追求了吗?

“相公,臣妾这么穿有问题吗?”云夏见秦王的眼神弥漫出诡谲浓浓的意味,便有些担忧起来。

宫门似海。

她会不会因为穿错衣服就有被杀头的危险?

秦王勾了勾唇道,“你喜欢便好。”

云夏心情略微放松。

穿好衣服后,云夏又坐在铜镜前梳头发。昨日的新娘发髻复杂繁琐,她解了半天也没有用。

斜一眼气定神闲坐在一旁的男人,云夏向他求助,“相公,能帮臣妾吗?”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