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

更新时间:2019-10-15 12:17:56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 连载中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

来源:粉色书城 作者:啦啦啦66 分类:重生 主角:沈雁回钟毓

主角是沈雁回钟毓的书名叫《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本小说的作者是啦啦啦66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沈雁回爱惨了赵承渊,一腔孤勇,却换来无尽的背叛。庶妹算计,小产断腿,亲人罹难,最后带着无尽苦痛葬身火海……幸得老天开眼,沈雁回一朝重生,重返豆蔻,她誓要逆天改命,将所有痛楚加倍奉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贵女:王爷请自重 第七章 脸面 免费试读

花厅里,茶香袅袅。

老夫人端坐在主位上,手里的热茶还冒着缕缕白雾。她轻吹了下,将热气吹散后,才凑到嘴边轻抿。

茶叶是皇帝赏的,今年新上供的嫩芽。热水一下,浅淡的香气便从杯中散了出来,沁人鼻息。外头天寒地冻,老夫人一路颠簸,热茶最是暖身解乏。

沈老夫人出生高门,嫁的也是门当户对的丈夫,生活顺遂。如今丈夫西去,儿子又贵为当朝相爷,可谓显赫矜贵,风头旺盛。

像她这般平顺的女子几乎从未吃苦受罪,也不陷于污泥险恶,如今到老,便是一副笑眯眯的慈悲相,看着很是和蔼。

轻轻放下茶杯,沈老夫人将手搭在椅子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后,才挑眼看向尾座的沈晚清:“天气骤冷,晚清近来身子如何?”

语气柔和,却让沈晚清端着茶杯的右手顿了顿,赶紧将茶水放在了桌上,起身回话。

老夫人向来讲究规矩,哪怕对她的喜爱要多于沈雁回,也深知嫡庶有别的道理。从前,断然没像今日这般略过沈雁回,直接问候起她的事儿。

沈晚清心思一动,便晓得老夫人这是在等她解释了。

方才三皇子和钟小王爷在场,老夫人自不可能在他们面前丢脸,处理家事。如今贵人离场,也就到她清算的时候了。

沈晚清也是玲珑人,双腿一软,便跪在了冰凉的地上:“祖母恕罪,晚清明知身子抱恙,还拖着病体来接您,差点冲撞了您,实在不该。可晚清…晚清想您…”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再配上眼角那两滴欲滴未滴的眼泪,还真将一个孝顺孙女的角色给演活了。要不是场合不对,沈雁回都想站起来给她鼓鼓掌,顺便打赏两个碎银子了。

且不论这话真假,就这说哭就哭的本事,便足够让人心软了。上一世,沈雁回就在这上头栽了无数跟头,真信了她这副无辜小白兔的可怜模样。

果然,老夫人一见着泪,面上愈发温和了起来。

浅笑着点了点头,老夫人冲她招招手,示意她上前:“你是个孝顺的,祖母心里清楚。可像今日这罪,却是实在不用受的。若你真因为接我这老婆子出了点什么岔子,祖母心里也难受不是?”

说话间,沈晚清已经迈着莲步,走到老夫人跟前,将自个儿的右手送了过去:“晚清知错了,今日这般实在不该。可…”

沈晚清抿唇,扭头看了眼正在喝茶的沈雁回,才接着道:“若早知姐姐会误会,那晚清无论如何,都是不敢上前的…”

这欲言又止的小委屈,还真是半点看不出是在告状呢。

借着茶杯的遮挡,沈雁回轻笑了下,才缓缓放下茶杯,理着衣裳站起来。

这是上一世教养嬷嬷们教的规矩,她早已习惯,如今做起来也是自然流畅,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跟从前那个舞枪弄棒的野丫头,还真是大相径庭。

沈晚清有点吃惊,下意识的转头和婉姨娘交换了个眼神,才收回目光。就连老夫人的笑容,都稍微顿了顿,才恢复如初。

“祖母。”沈雁回福了福身子,端站于厅内,笑得清浅:“妹妹有所不知,我并非对你有何误会。只是三皇子和钟小王爷身份贵重,若是在他们二人面前失仪,丢的便是这相府的脸面了。”

相府的脸面,就像一座大山,将沈晚清的脸面压得死死的。就算她有心努力,也无法搬动,只能继续落泪:“姐姐说的是,可我真的只是心急想见祖母。早在得知祖母即将回府时,我便开始抄经祈福。如今得见祖母,喜不自禁,这才失了态。”

三言两语,便将自个儿这“孝顺”的名头坐实了。若沈雁回继续纠缠,反倒显得她尊卑不分,不知孝道了。

沈雁回笑笑,抬眸睨着沈晚清,“既是相府的人,不管人前人后,代表的都是相府的仪态,更何况是在皇亲面前。若被有心人知晓,妹妹今日这一不小心,表的就不是孝道了。”

不急不缓的看了沈晚清一眼,沈雁回又道:“我们是血亲姐妹,我自然晓得你的心意。可旁人的嘴,却是无法左右的。今日只是幸运,三皇子和钟小王爷顾及祖母和父亲未曾追究罢了。可钟小王爷的如何,你我都有所耳闻。若他较了真,后果又当如何?相府的颜面,父亲和祖母的名声,该如何去全?”

被沈雁回这么一搅合,若是传出去,便成了沈晚清失仪失态,相爷治家不严,老夫人不懂教养了。

沈雁回说得有理有据,头头是道,可心里却也没多少底气。毕竟钟小王爷这人究竟如何,她也是不知的。

好在,她搬出钟毓的名头后,沈晚清当即禁了声,脸色也“唰”的一下失了血色,白了不少。

陷入情思的姑娘啊,总是这般容易被左右。只要稍听旁人提及心上人,便轻而易举的失了分寸,漏了情思。

沈雁回仔细想了想,自个儿上一世,似乎也总被“赵承渊”三个字吊着走。只要沈晚清提及这个名头,自个儿便心浮气躁,难以理智。

轻叹了口气,沈雁回没再多话。该说的都说了,祖母和父亲心中必然也有自己的决断。这场闹剧演到这儿,也算是散了。

这场戏,说不上好与不好,沈雁回自觉也不算赢,她只是见招拆招,没让沈晚清踩着自个儿占便宜而已。

可对于沈晚清来说,就有那么点难以接受了。

从小到大,她虽顶着二小姐的名头,可却从未在沈雁回这个大小姐手里吃过亏。像今日这般,实实在在是头一回,怎会不气?

刚回房,关上门,她便拎起个茶杯摔倒了地上。“啪”的一声,瓷片飞溅,杯子粉碎,吓得婉姨娘都跳起来后退了两步。

“晚清,你冲这杯子撒什么气?”

婉姨娘三十出头,这些年养尊处优下来,自诩也算个衣食无忧的官太太了,平日最爱体面。沈晚清如今这么一砸,算是将将砸进了她心坎里,让她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语带指责,婉姨娘拧眉摇了摇头,便拉着自个儿女儿坐到了软塌上,抬手倒了杯水给她:“你今日这是闹的哪一出?”

平常知分寸,懂进退的姑娘突然反了常,婉姨娘也觉得有点没面儿。也不知,沈潮生会不会因此有什么看法。

想到沈潮生,婉姨娘也多了几缕愁思。

沈晚清看在眼里,却没多言,只将今日的事儿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末了,才问:“娘,你说这沈雁回算是怎么回事?莫非这一摔,还真将她的脑子给摔灵活了?”

沈晚清疑惑之余,也有点着急。若是沈雁回真对她有了想法,或者跟她生了隔阂,那她这相府小姐的日子,怕是也不一定会像从前那般好过了。

毕竟,她这庶小姐所有的优待,都是建立在嫡小姐的纵容下的。这府里的下人,最是会看人脸色的。

沈晚清喝了口水,便将杯子放回了檀木桌上,目露思索。

“…”沈晚清垂眸,没接话。心里却有点鄙夷:商量?商量管什么用?

她这个娘,大概是从前当惯了下人,如今也没太多的打算和筹谋。做事畏畏缩缩,半点没有主意,成天到晚只晓得“相爷”“相爷”的叫,除了偶尔能帮忙吹几句作用不大的枕头风外,还真没其他本事!

说实话,沈晚清对于自己这个娘,其实是不大看得上眼的,却又无法改变。唯一好的,大概便是她值得完全信赖了。有些事就算借了她的手,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后果。再者有些话,她也只能和婉姨娘说了。

哪怕,明知得不到什么结果。

就像现在,沈晚清心里都跟猫爪似的了,婉姨娘还在旁边添乱,一门心思的责怪她莽撞,急切又茫然,扰得沈晚清脑子里一团浆糊。

“娘!”沈晚清加了加语气,打断她的喋喋不休:“祖母回来了,你怎的不去她跟前伺候着?”

寻常,婉姨娘总爱在老夫人身边伺候。也正因为此,老夫人才会越过了苏文澜和沈雁回,对她们母女高看一眼,照拂一二。

听她这样一提,婉姨娘扁扁嘴:“我这还不是担心你嘛,看你脸色发白便跟着过来了。你祖母那边有人照料着呢,少了我也没事。”

“娘,你不能这样想。”沈晚清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思绪,劝道:“你是祖母的儿媳,是她的亲人。你的重要,哪里是下人能够替代的?祖母今日刚回来,舟车劳顿,你反正有空,不如炖点补品,我们一起送过去?”

年岁大了,哪怕再显赫,也是心软,看重亲人的。像白日这种嫌隙,只消一盅热汤,便能修补回来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