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一剑九州寒

更新时间:2019-10-09 15:44:23

一剑九州寒 已完结

一剑九州寒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檐上去年尘 分类:武侠 主角:李龙浅兰傲雪

小说主人公是李龙浅兰傲雪的小说叫做《一剑九州寒》,本小说的作者是檐上去年尘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江湖,本就是个侠之大义,情之缠绵的糊涂东西。那年,李龙浅与兰傲雪初见,便许下诺言,今生非你不娶。那年,李龙浅一身青衫一把木剑,离开了那个原来很大现在看起来很小的客栈。那年,二人许下诺言,我若大仇得报,...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一剑九州寒 第十四章:浅水本就困不住蛟龙 免费试读

李龙浅走后,姜幼芙原本有意出去送送,但是一想到李龙浅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姜幼芙便心生厌恶,所以任着李龙浅形单影只的走出了姜府也不曾挪动金莲半步。一旁的姜承载看见自家女儿如此小气,不由得抚须大笑了起来。

“爹爹为何发笑?”姜幼芙撇着小嘴自然是知道姜承载为何发笑,只不过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便张嘴询问。

姜承载回头看了看姿色还算尚佳的小女儿,随后便抚着胡须回道:“幼芙,你跟爹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傻小子了?”

“爹…”姜幼芙听到此话,瞬间红了粉腮,随即连忙娇羞的扭过头去,随后便用那宛如细蚊般的声音轻轻的说道:“爹爹难不成是跟李龙浅下棋下多了待的时间长了?怎么就连平日里温文儒雅的爹爹,今日说话也学他那般无赖?”

“额。”姜承载站原地愣了一下,自知刚才那番话有些唐突,所以转身便要张嘴解释,但是发现自家的姑娘早就跑的没了踪影。

姜承载看着那空无一人的庭院,伸手摸了摸自己那已然发白的胡须,嘴角仍挂着笑意的自言自语道:“傻姑娘,你若是看上了,爹爹这就把他抓回来当女婿,你若还是这般遮遮掩掩,恐怕过不了几日人家就要走出这深山了。”

说到这一片偏凉的西风刮过,微微的抚动着姜承载身上的长袍。

姜承载望着镇子的最北边,眼神略带落寞的说道:“浅水本就困不住那翱翔九天的蛟龙。”

镇子的最北边,那是老奴的坟墓所在。

李龙浅回到客栈之后,发现老板娘正满脸幽怨的坐在柜台之中,那脸色仿佛就像自家的爷们在醉仙坊里面找了个年轻艳丽的姑娘硬是要纳妾一般,当然了李龙浅深知,掌柜的是不会这么做的,别说醉仙坊了,就算是隔壁布店里面的小寡妇,掌柜的都不敢多看一眼。

“你还知道回来?”

李龙浅原本思量着趁着老板娘不注意,静悄悄的走进去,但谁知李龙浅刚刚迈开一小步,前脚迈进了客栈,后脚还留在门槛后面,老板娘那宛如狮吼的叫声便在客栈里面响了起来,老板娘着一声狮吼,吓得就连原本坐在一楼吃饭的那些客人,手上的筷子都不由的抖动了一下,回头一看确认不是在说自己以后,方才稳稳的落筷夹菜。

“刚才出去上姜先生家借了本书。”

李龙浅调整了一下表情,随后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笑嘻嘻的走到了老板身前,店中其他的小二看见李龙浅这般反应,没有一个不竖起大拇指夸一句临危不乱,李龙浅这哪是临危不乱,这明明就是仿佛刚才老板娘喊的不是他一般。

老板娘低头瞥了一眼李龙浅手上的那本《风雪厢记》随后便阴阳怪气的笑道:“我家这李状元何时也看上这深闺女子才看的杂书了?”

“闲来无事翻翻,古人云,读书者理应博览群书,皆有涉猎。我只不过就是涉猎的稍微广了那么一点点。”李龙浅笑嘻嘻的回了一句。

店中的客人听到此话纷纷笑了起来,头次见到有人把看杂书说的如此大义凛然,这跟那些去醉仙坊喝花酒的公子哥们说自己就是为了见识一番又有何区别。

李龙浅的这句皆有涉猎正好被刚刚出门的兰傲雪所听见,兰傲雪宛然一笑,突然觉得今日这个轻薄自己的店小二好像还有那么点意思。

老板娘跟李龙浅几乎是同时发现兰傲雪出来的,老板娘连忙走出柜台,瞬间换了个脸色,笑盈盈的看着兰傲雪:“小姐可是要出去?”

“嗯,我家小姐刚刚睡醒,觉得屋子里闷的很,所以想要出去透透气。”兰傲雪没说话,身边的小丫鬟碧儿张嘴抢着回了一句。

“那小姐可要注意安全,我们镇子虽然平日并无强盗劫匪之流,但是…”老板娘那后半句小姐实在是太过招摇本想着说出口,但是又觉得有些欠妥,便生生的咽了回去。

“老板娘放心便是,我家小姐有金陵铁骑护着,谁家盗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上前打我家小姐的注意?”碧儿伶牙俐齿,应是这样的情况见多了,所以这些个客套话说的也就顺了。

“也是,也是。”老板娘连连点头,随后给兰傲雪和小丫鬟让出了路。

兰傲雪冲着老板娘微微一笑,随后便带上纱巾随着碧儿奔着客栈外面走去,兰傲雪在经过李龙浅身边的时候,扭头看了李龙浅一眼,李龙浅同样也看了兰傲雪一眼,二人四目相对,无言。

老板娘站在柜台之中暗暗思量着兰傲雪这样的闺女究竟是何人所生,才能生的如此娇艳动人,就在老板娘的这会功夫,李龙浅脚底下抹油,赶紧溜之大吉。

再等老板娘反应过来,李龙浅早就不见了踪影。

回到房间之后,李龙浅闲来无事便躺在床上悠哉舒适的看起了那本《风雪厢记》一本原是本定义成闲书的《风雪厢记》竟然李龙浅看的如此如醉,甚至要比看那所谓能救天下普苍生的《苍生论》还要起劲,初次如此近距离的了解女孩家的心思,李龙浅好奇不已,看上便停不下来了。

三个时辰之后,天色渐渐的黯淡下来,李龙浅的屋子原本是有一方蜡台的,但是后来老板娘见李龙浅每次都是挑灯夜读,所以便收回去。

“妙,真是妙!”

李龙浅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上的那本《风雪厢记》头一次李龙浅觉得男女之事竟然如此有趣,头一次李龙浅觉得男人女人仿佛天生就不能同类而论,女人那时而委婉时而直爽,时而矫揉造作时而天真浪漫,时而无病**时而直抒胸臆,时而口是心非时而言为心声的多变性格,就够让李龙浅惊叹不已了。

“难道天下女子都像书中所写这般善变?不知她究竟是个什么性子?”李龙浅望着窗外点点繁星,嘴上说着,心中念着,皆为同一人。

“咕噜。”

原本安静祥和的夜色被李龙浅腹中之声所打破,看书终不能饱腹,但是此时已经过了饭点,约摸着厨房应该也没什么能吃的了,所以李龙浅干脆不去理会自己的肚子,直愣愣的躺在床上,喊一声;“睡着了便不饿了。”来安慰自己,紧闭双眼,听着外面的风声,缓缓入睡。

夜色,静寂。

客栈所在的小镇原本就是个偏僻的镇子,白天街道之上还算是热闹,但是一旦到了晚上,那便就是毫无人烟,寂静无比,除了那盼着能一朝中第的书生还在捧书苦读以外,剩下的人皆都早早睡去。

鸡鸣起,日落归。

这是对这个镇子中的村民生活作息最好的写照,安逸,闲适。

兰傲雪坐在窗前,望着窗外那明亮皎洁的月亮,心中暗叹:“果然乡下的月亮就是比金陵城的大些。”

“小姐还不睡吗?”碧儿坐在床上一边帮自家小姐铺床,一边扭头询。

“白天歇了一会,现在还不困。”兰傲雪转身回了一句,拿起那放在桌子上面的诗集,走到烛光之下读了起来。

微黄的烛光映出兰傲雪的身影,即便模糊也是极美。

“小姐。”碧儿铺完床之后静悄悄的走到了兰傲雪的身前。

兰傲雪放下手上的诗集,溺爱的掐了掐碧儿的笑脸,看着碧儿那微红的眼睛,笑着说道:“困了便去睡吧,不用你在这陪我。”

“不是,碧儿有话想对小姐讲。”碧儿满脸纠结的回道。

“何事?”兰傲雪笑。

“不知小姐是否还记得今日那个牵你手的店小二?”

兰傲雪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看着碧儿:“怎么好端端的提到他了?”

“其实他今日来找过小姐,送给小姐一副玉镯子,想要…”说到这碧儿红着小脸停住了。

“想要怎样?”兰傲雪。

“说了小姐不生气?”碧儿连忙试探道。

“但说无妨。”

“他说想要取小姐为妻!”

“好一个不知廉耻之人。”兰傲雪心中暗叹了一声,心里虽这么想但是嘴上却说道:“呢?”

“碧儿就收了那副玉镯子,但是却被张妈瞧见了,张妈一生气便把玉镯子丢了出去,但是谁曾想正好被那人看见,我觉得他现在肯定会误会小姐,所以碧儿想去找他解释一下,免得他心生怨恨,虽然我知道小姐肯定是看不上那浪荡小二,但是我觉的也不至于这般伤人家的心。”

“我家碧儿何时变得如此善解人意了啊?”兰傲雪知道事情原委之后不仅仅没生气,反而还跟碧儿开起玩笑。

“小姐就知道取笑碧儿,小姐要是觉的没什么,那碧儿现在就去找他把事情说清楚。”碧儿红着小脸急急忙忙的就要往屋子外面走。

“慢着。”

就在碧儿刚要打门的时候,兰傲雪突然轻声喊了一句。

碧儿木然回头,小脸有些不解的:“难不成小姐不想让我去解释?”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