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炼器女仙

更新时间:2019-10-06 11:22:15

炼器女仙 连载中

炼器女仙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烟云阑珊 分类:仙侠 主角:樊芜邹文

主人公叫樊芜邹文的书名叫《炼器女仙》,本小说的作者是烟云阑珊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放错地方的金子不会发光,幸而曾经的执着因世界的不同变的有了意义。樊芜前世平凡却喜爱制作各种工艺品,不拘泥于价值,只在乎眼缘。这一世,小小世家的炼器残卷却让她不悔重生。...展开

本书标签: 娱乐圈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炼器女仙 第十一章 最后赢家 免费试读

所有的房间都被打开了,只是望景散人的尸骨还不见踪迹。

想来应该是有密室的,樊芜与邹文二人追索着众人的形迹,终于看到了藏在客厅后面的密室。

这是人为打开的一个大洞,里面正对着洞口的就是一堆尸骨,尸骨上还有腐朽的衣物。

樊芜有些疑惑的施放了灵魂之力,果然,周围的墙壁阻止了樊芜的扫视,只有大洞那里能够延伸。

也怪不得樊芜之前没有意识到问题,墙壁上阻止灵魂之力扫视的方式,和扫视深厚的石山所遇到的阻碍一样。这让樊芜扫视时以为周围没有开辟的空间了。

看着那个洞口的位置,樊芜一愣。

转头看了邹文一眼,只见其眉头皱起,看来他也知道了。

“怪不得这蓝幽草长在这里。”邹文喃喃自语。

樊芜转过头来仔细看着洞口内的尸骨,目光微凝,不由得心中一沉,她本来猜测蓝幽草是散落的种子在洞府中的灵气滋养下才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

没想到,竟然是长在望景散人尸骨上的!

樊芜心中一寒,看着蓝幽草那疯长的根茎蓬乱的缠绕在露出的尸骨上,想到那个憨厚老实的大汉带着朴实充满喜色的脸,再想到灵兽室外他那一脸遗憾和无奈,竟然有些微的战栗。

这才是真正的扮猪吃老虎啊!

两人正在呆愣的片刻,洞府一阵摇晃,随即便停了下来。

是一次性攻击符咒。

两人顾不得多言,赶忙穿过墙上的大洞,跨过望景散人的尸骨,奔向灵气波动的源头。

此处密室数十米才有一块月光石照明,光线并不足以看清前方。

奔行了不过一息,两人同时慢下来,放轻脚步的向里面摸去。

忽的有一道人影冲了过来,两人迅疾的躲在墙壁的阴影里,待得那人远去二人才再次行动。

这段路并不远,但是前方灵气的波动,兵器的交击声,都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樊芜对于修炼界人与人之间的斗法又有了新的认知。

但她已然去处了心魔,心态立刻就摆正了。

她,也是这修炼路上争斗不休的一员。

她见过曾祖灭杀凶兽的冷静,见过擂台之上手段尽出的比试,也见了邹文与两位天阶修士的斗法。

樊芜现在缺少的不是见识,是实战,是亲自动手与人斗法。

樊芜明白,这是她的第一场战斗。

闭上眼睛,用灵魂之力蔓延到里面,观察争斗的人和周围的环境,原来这里才是真正的密室藏宝室。

脚步不停,顺着灵魂之力走过的路线悄无声息的潜行。

咦?有个人被打飞出来了。

邹文看到樊芜闭上眼睛后就自觉的走在她身后,此时樊芜正好能拉着邹文躲开飞出来的人影。

此刻,真正的藏宝室内最后一个多余的人已经死了。

来此的十人,除了不知所踪的迟先生,被邹文所杀的两位天阶修士,逃走的一人,被打飞的一人,以及被杀死在里面的那一个。

剩下的四个人里,那扔黑石的少年和看似憨直的大汉在里面,樊芜、邹文在外面。

两个人减慢心脏的跳动,减缓呼吸的频率和深度,探听着里面两人的动静。

邹文的灵魂之力根本探寻不到太远,又怕打草惊蛇,故而根本没用。

樊芜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摸过来的时候她就大刺刺的看过了,当时虽然对自己的鲁莽后悔了,但看这两人的的表现,根本不像发现了她的样子,樊芜才放下心来。

因而,樊芜不仅仅是听,“看”的也十分真切。

“许明悟,你们师徒果然还是贼心不死。”扔黑石的少年恨恨道。

“于洋小兄弟,你这说的就不对了,功法本来就该是师父传给徒弟的,如今我师父故去了,我总要完成他的遗愿,要回曾经该属于他,如今属于我的功法,你说是吧?”大汉还是憨憨的样子,说的话都透着“耿直”

“你们连我的名字都打听好了,还有你们不知道的事吗?”于洋讥讽道。

他又不是什么闺中女子,被人知道名字也无妨,但他就是有一股恶气,对面前此人的装模作样忍不住讥讽:“这里又没有别人了,你还装那副卑微的样子给谁看。”

“这副样子很卑微吗?我觉得很憨厚啊,很多人都认为我是个老实人的。”名叫许明悟的大汉摩挲着下巴道。

他的眼神里有着高人一等的冷淡,而非和面容一样的厚重温和。

“好了,也该送你上路了。”大汉双手握上大斧,身体既然缓过来了,那就到了该送走对手的时候了。

于洋双手在怀里一掏,各夹着四块黑石和黄石,一跃而起。

右手一扬,四块黑石冲着大汉许明悟的上下左右封锁而去。

左手紧随其后,“咻咻咻咻”四块黄石连成一条直线对着心脏的位置迅疾飞驰。

大汉许明悟果然如他预料的那般,下意识的抬起大斧用斧面分别挡住先前的四块黑石。

肯定来不及挡住胸前的四块玄黄石了。

于洋嘴角露出一缕笑意。这可是我根据你之前的速度推演出来的,你如何阻挡?

下一刻,于洋惊恐的偏头侧翻躲开飞来的大斧,该死,这家伙被黑石摄住心神还能控制抛斧的方向。

“倒是我小瞧了你呢。”于洋摸了一把被大斧飞驰的罡风划破的脸,看了看手上的血迹,再回头看到墙壁中插入一半大斧,心有余悸道。

大汉许明悟也被惊的不轻,虽然提防着于洋还有黑石。但是,那四块黑石飞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去用斧子挡住了。

那黑石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挡住的瞬间就侵入了体内,带来的那种惊惧感就如同见到天敌一般。

若非许明悟炼体多年意志坚定,恐怕也要像擂台上那个家伙一样夺路而逃了。

对比之下,于洋本身不足为惧,只是不知他还有多少石头。

许明悟低头看了眼变成普通石头的黄石,摸了摸自己变成黄铜色泽的躯体,炼体功法果然名不虚传。

四颗黄石并非没有给许明悟带来伤害,只是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现在该是快点处理掉这个家伙了。

许明悟左右看看,还没有人过来吗?都在灵兽室死光了?

那个姓迟的老东西在干什么?难道他不想要破境之法了?

许明悟瞬间想过许多事情,手下却一点不慢的举着砂锅大的拳头冲向于洋。

许明悟看着于洋眼里的惊惧,嘴巴咧开狞笑一声:“吧。”

于洋转身向着左侧墙壁快速跑去,借力跃起,想要越过许明悟拉开距离,继续扔石头。

许明悟哪里不明白他的打算,既然知道了于洋只有那一个手段,自然是要近身而战,一莽到底了。

硬生生的止住左腿,右腿一蹬墙壁,右手握成的拳头硬生生的向上撩起,张开五指。

“嘿,抓住你了,小子。”许明悟右手抓住于洋的脚踝用力掼下。

“砰~”地面仿佛震了一下,许明悟本就力大,又处于炼体功法的施放阶段,恍若金甲神人,这一下,于洋直接就去了半条命,昏死过去。

许明悟对于洋的石头极为感兴趣,立即摸向于洋的怀里。

他想,找出石头来再去找望景散人那个老不死的藏起来的功法,不差这一刻。

许明悟在于洋的怀里摸出个储物袋,意识探进去,脸上的喜色还没有展露完全。

就是现在!

樊芜一掀大斗篷在许明悟五米之外甩出两张符咒,一张加速符和一张定身符。

邹文也在樊芜身后显出身形,抽出腰后的一把匕首,将全部的灵力灌注进去,冲向大汉。

许明悟看到两个人的时候就觉出不妙,但是不论是意识还是身体的反应都因为之前的战斗慢了一拍,本能的伸出抓着储物袋的右手,对着符咒劈去。

这一瞬间,许明悟只感觉到了自己的最后一次心跳,就带着惊惧被人枭首。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樊芜眼中还残留着甩出符咒后的期待与忐忑,又混杂着符咒恰好贴在大汉手上的不可思议;邹文还保持着枭首的姿势;许明悟满脸惊惧的头还在半空。

“啪~”

那把灌注了最接近远游境全部修为的匕首碎掉的一刻,二人才回过神来。

邹文控制不住的发出粗重的呼吸,樊芜努力的保持形象,最终还是一**坐在地上,四肢战栗。

他们在偷袭之前根本没想过这个人是炼体的五层天阶修士,本想等两人两败俱伤后做黄雀,没想到这个叫做许明悟的大汉几乎半只脚踏入远游境。

这是什么概念?在龙岩山尾可以横着走了。

这次参加比试入洞府,最多也就是三层的天阶修士,毕竟是个不出名的小洞府。

望景散人自己也才远游境下层,也没有传出望景散人有什么特殊的宝物,强者来他的洞府根本没有什么意义。没想到他的后人们都到了这种层次还来打秋风。

邹文那种半对下可以震慑,对上可不一定能赢。

若非樊芜的灵魂之力强大,趁着许明悟回缩灵魂之力探入储物袋中,抓住对方心神被里面的物品吸引的瞬间发动攻击,以许明悟的心机,他们恐怕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时也,命也。许明悟设了几个局以后就以为高枕无忧了,才有了身死之事。

“啪啪啪…”

空旷的密室响起鼓掌的声音,随后有脚步声从入口处传来。

樊芜和邹文互相靠近,戒备的看着入口。

随着脚步声停止,来人的身形显露出来。樊芜和邹文不出意外的看见了迟先生。

“小姑娘对时机的把握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