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超品渡魂人

更新时间:2019-10-04 12:33:10

超品渡魂人 连载中

超品渡魂人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仵作大师 分类:灵异 主角:樊逸刘莹莹

小说主人公是樊逸刘莹莹的小说是《超品渡魂人》,是作者仵作大师创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斩鬼大师,藏在闹市无人知。樊逸只想安安静静的过上一辈子,没想到机缘巧合,结识了一个美女记者,无奈之余和许多离奇古怪的事情发生交集。最终逼不得已,继承祖业,开始斩妖除魔之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超品渡魂人 第二章卖鱼的青年 免费试读

“小伙子,你这鱼怎么卖啊?”

一个老大娘挎着篮子经过鱼摊,一时之间有了些意动。

“15块一斤。”青年随口答道。

“怎么这么贵!其他鱼摊才是11块一斤,便宜点的话我就买一条。”老大娘谈价还价。

“15块,不讲价。”

“切,不要了,不通人情,坑人!”老大娘不满的丢下一句话,走了。

不过从头到尾,青年依旧不为所动,继续慵懒的坐着,没有丝毫的挽留意思。

一位中年妇女同那位大娘擦肩而过,朝鱼摊走来。

“小逸,你这样做买卖可不行,刚才不会和她说说,你这鱼和其他摊位的鱼不一样,味道鲜美,物有所值。真不知道你从哪儿网到的。”中年妇女朝青年笑嘻嘻道。

“随缘就好。”青年笑笑,也不接过话题,而是说了一句。“孙婶,你这一次是想买鱼来了?”

“是啊,入秋了,给你孙叔炖点鱼汤补补身子,还别说,你这里的鱼不光味道鲜美,滋补的效果还特别好。”孙婶笑着说道。

“好,那就选这条吧。”青年笑了笑,站起来从摊位上抓起一条大鱼。

“对了,多少钱一斤了。”

“15块。”

“你这孩子,都是街坊邻居,一点熟人价都没有,好啦,15就15,你帮我加工一下吧。”孙婶摇头道。

“好。”青年简短的应了一句,把鱼丢到了案板上,拿起了案板旁的小刀。

他左手按在大鱼的鱼身上,右手刀起,落下,鱼头分离。

接着,他的小刀有节奏的飞舞,将鱼身上的片片鱼鳞清刮一空,速度不快,却是带有某种韵味。

“哎呦,小逸你的刀功真的不错,孩子也是好孩子,就是命苦了点。”孙婶看着青年认真的忙活,不由得感慨了一句,接着又。“对了,爷的丧事办得如何了?”

青年没有抬头,淡淡的回答道。

“今天就是头七了,多亏了街坊大伙的帮助,都解决了。”

“唉,虽然说人死了一切都不必再说,但这一次老樊头走了,对你反而不是什么坏事。瞧瞧这些年,你父母车祸去世,他拿你来撒气,平时打骂一下也就算了,竟然在大冬天让你**的在冰天雪地里跪着,那时候你才五岁啊。”

“还有,老樊头一喝酒就醉,醉了就打你,力气还忒大,几个街坊都拉不住他,唉,这几年苦了孩子你了,有学上不了,还得做买卖来养着他。”

孙婶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听到孙婶抱怨故去的爷爷,青年虽然表情不变,但手上的动作陡然间加快了不少,刀光乱舞。

鱼鳞剔完,刀光突然从鱼身横斩而过,接着鱼身翻动又是一到刀光切割而过。

下一刻,两边的鱼肉滑动而下,只剩下有些白森的鱼骨架。

“剁剁剁。”

青年极快的把鱼肉砍成几段,装进袋子递给了孙婶。

“孙婶,鱼肉切好了,一共是45块,您拿走吧。”

“好嘞。”付过钱,孙婶接过鱼肉,一拎,脸色顿时有些惊讶。

青年笑了笑。

“您拿好吧,多出的两斤是我孝敬孙叔的,我爷爷的丧事他没少出力气,您别拒绝,多让孙叔补补身子,我也就安心了。”

“好个孩子,倒是有心了。”孙婶笑骂了几句,不由叹了口气,她是真心挺喜欢樊逸这小伙子,都是在北地住了十几年老街坊老邻居。

樊逸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因为车祸去世了,他爷爷一手将他拉扯大,可在邻居们的眼中,这老樊头简直就是个混球,好吃懒惰,尤其爱“体罚”樊逸,大家管还管不了,这些年,在邻居们的眼中,樊逸是受尽了“折磨”

好在苍天有眼,老樊头喝酒喝出了酒精肝,刚刚去世,没有了这“老痞子”的牵绊,樊逸也许会过的更轻松吧,至少孙婶是这么理解的。

拿起了肉,告别樊逸,孙婶到别的摊位买蔬菜去了。

樊逸放下手中的刀具,顺手将早早放在案板旁的一串香蕉扳下一根,随意撕了下皮。

“呼噜。”他狠狠的咬了一口,流露出享受的表情。

也许每天吃香蕉的时候就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一天很快过去了,菜市场慢慢冷清了下来。

因为入秋,下午5点多钟,天色已经渐晚。

樊逸收拾着他的小摊子,他虽然没有热心招揽生意,但光顾的都是老顾客,回头客居多,摊位上的鱼也是卖了个精光。

樊逸将摊位盖好,拿起装着杂物的箩筐。

箩筐边,挂着一个皮质的刀囊。

刀囊表面光滑增亮,应该是牛皮的,一截造型古朴的刀柄**在外,表面面刻有奇特的梵文,因为刀身在刀囊里面,所以看不出是什么形状。

樊逸拿起刀囊,突然间眼神有些迷离,似乎进入了回忆之中,不一会,他摇摇头,喃喃自语。

“老头子走了,现在就只有你陪着我了。”樊逸突然有些感触,对着刀囊说了一句话,随后反手将刀囊扣在后腰的皮带上。

刀囊的本身长度不大,遮上黑色风衣后还真看不出来带着个“凶器”

收拾完摊位,樊逸信步离去。

他先到一家私人酒坊里打了一瓶散装自酿米酒,才走上了回家的归途。

大街上,各种娱乐场所已经开始营业,KTV,肉串店,洗浴中心,虽然天色已黑,可灯红酒绿却将一切再次点亮。

樊逸咬着香蕉漫不经心的向自己的家溜达而去,这条熟悉的马路他已经走了无数回了,只是,他准备过马路的时候,却停下了步伐。

樊逸望着远处街道的尽头,眉头微锁。

“阴郁之气?”

此刻的樊逸早已没了慵懒的神情,目光如鹰凖一般,过了半晌,他摇头一笑。

“算了,正事要紧,回家咯。”

过了马路,穿过两条街,便回到了一栋栋老旧的矮楼区域,不少邻居跟他打招呼,樊逸笑着点点头一一应付。

在其中一栋老楼前停下脚步,樊逸取出钥匙打门,一股子熏香的味道顿时扑面而来。

樊逸将背在身上的箩筐随意的扔到地板上,这是一个比较狭小的屋子,一室一厅,地方不大,因为懒得收拾,杂物随意丢得满地都是。

一台古旧电视机,一个圆形木桌,一个供台,几张椅子。

这就是大厅的所有布置了。

樊逸深深吸了口气,战在了供台的正对面。

供桌上,一张老人的黑白遗照和他视线相对。

老人的面容和他有些相似,只是多了几分煞气。

樊逸拿起三柱香,手里突然变换了几个手势,仿佛手印一般,拜了三拜后插入了供桌上的香炉。

末了,还顺手把装在刀囊里的古刀一起放在了桌上。

随后,樊逸拉过椅子坐下,对着遗相沉默无语。

时间在沉默中不断流逝。

不知不觉,半夜12点的吊钟声突兀响起。

“当当当!”

就在这时,供桌上的两只火烛火光大冒,噼里啪啦的剧烈燃烧。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