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神剑笑

更新时间:2019-09-17 11:16:35

神剑笑 连载中

神剑笑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凌楚殇 分类:武侠 主角:云端孟瑶

主角是云端孟瑶的小说叫《神剑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凌楚殇创作的武侠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玄幻武侠类,前期由于剧情铺垫,节奏会慢一些,无穿越,无重生,无系统,也非爽文,如果有耐心看到中间的话,相信还是可以看下去的,数据虽然难看,但我一定会写完,请放心阅读新人新作,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若...展开

本书标签: 异世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神剑笑 第三章 女子 免费试读

许许多多的残肢断臂被河水冲到了岸边,还有很多支离破碎的尸体随着河流往下游漂去,这些都是人的尸体!

从一些相对“完好”尸体上的衣着来看,正是之前的那一批人。

有不少男子试着用竹竿将那些尸体捞回来,却被老人阻止。

“他们被厉鬼所杀,随他们去吧,若将他们带回来,只怕村里永无宁!”

听了老人的话,那些男子只好愤愤扔掉竹竿,眼里噙着泪,一言不发。

“你们看,那是云成!他还活着!”

声音充满了欣喜与激动,众人惊疑不定,往河流里面看去。

一个年轻的的男子抱着一根木头在河中缓缓漂着,此刻正轻轻用手拍打着水面,嘴巴一张一合,说着一些别人听不到的话。

岸上的人又惊又喜,几个中年男子不顾污秽,避开尸体,快步冲入河里将他带到岸上。

云成被平铺在岸边的草地上,一时间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他目光呆滞地看了看所有人,突然哭了出来。

“都死了,都死了!”

外面的人一听,又是一片哭声,一个老者让大家静下来,转而对云成道:“你是这么多年第一个能回来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云成听到后,停住了哭泣,突然大吼道:“凌楚!凌楚!”

“端儿,起来吃饭吧!”

云母熟悉的声音响起,脑海中的画面一下子就消失了。

云端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母亲那充满温暖和爱意的脸,我看了看窗外,已经是傍晚了。

他无精打采地走了出去,饭菜已经做好,一家人已经坐在桌子前了。

云端帮他们盛好饭,一家人一如往常一样吃饭。他端起碗,却一点也吃不下去,想起来刚刚做的那个梦,不禁有些后怕。

梦里面那个活下来的年轻男子,无论是从容貌还是名字,都可以确认就是他的父亲云成。

这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吗?可是梦境是那么的真实,就连那个女子的歌声他都能清楚记得,于是他决定找云成问清楚。

于是,他将碗重重放下,家人们都吃了一惊。云成也将碗放下,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他犹豫再三,还是鼓起勇气道:“父亲,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云成重重“哼”了一声,压抑住怒气,道:“我看你是在白日做梦,功课不做,倒头便睡,你倒是自在得很!”

云川老两口还是和以前一样自顾自的吃饭,仿佛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云母则一脸关切地拉了拉云端的衣袖,让他好好吃饭,不要惹云成生气。

换做平时,云端肯定是不敢惹云成生气的,但今天,他心里憋的难受,一定要说出来。

他没有管云母的劝告,慢慢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云成脸色大变,脸上的表情交织着震惊、担忧与无奈,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制止云端。

云川这个时候也放下了碗,面无表情的盯着云端,云端则死死地盯着云成,淡淡:“父亲,你是不是出去过?为什么你可以平安无事的回来,而其他人,其他人却…”

想起那些人的惨状,云端一时哽咽,说不出话来,他相信那绝对不是梦。

云成的眼角有些湿润,他把头扭向一边,不让云端看见,平静下来,道:“你再长大一些就会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那么多村民明知道出村的后果,却还是要拼了性命往外走。”

他顿了顿,想起多年前的经历,愤愤道:“一个人活着,不仅仅只是为了自己而活,就像村子里的其他人,即便在我眼中他们愚昧不堪,但我依然把他们当做亲人。就像那一晚,我摔倒在地上,他们也没抛弃过我一样。”

他仿佛看到了当年发生的那场惨剧,便痛苦的闭上了眼,道:“你可以看一看,到你这一辈,还有人愿意出去吗?村子里的每一个人这一辈子都要生活在恐惧当中。尤其是那些父母,孩子十七岁之前,他们哪一天不是担惊受怕。几百年来的恐惧与压抑,总要有人来改变,我给你取名云端,要你立于云端之上,俯视众生,不是让你压迫它们,而是守护他们。这么多年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如果你能走出去,哪怕和上一个人一样不愿意回来,我也无憾了。”

说完,云成端起碗继续吃饭,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饭后还是和以前一样,温习功课之后就歇息。

经过了白天的梦,云端到现在仍心有余悸,害怕一闭上眼就会看到那惨不忍睹的一幕。

他睁大眼睛看着屋顶,让自己能够保持清醒,也不知过了多久,困意渐渐袭来,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他依稀记得邻家曾经有一个女孩儿,和他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那个时候父亲对他管教很严,他没有玩伴,因为和她家很近的关系,她成了云端从小到大唯一的一位玩伴。

可惜好景不长,她在不久前出嫁了,更为不幸的是,她刚嫁过去几天,丈夫就暴毙而亡。夫家说她是克夫命,将她赶了回来。

云端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依然如从前那般美丽动人,他甚至对她丈夫的死感到开心,尽管他知道这不厚道。

她也并没有因为丈夫的死和旁人的流言蜚语而郁郁寡欢。

春去秋来,转眼间几年过去,她出落的愈发水灵动人,只是村里再也没人愿意娶她,朝夕相处让云端对她暗生情愫,虽然他知道,迂腐不堪的云成是不会允许他娶她的。

“带我走,离开这里!只要能离开这里,去哪儿都行!”

耳边的一丝凉风让云端猛然惊醒,窗外蛙鸣一片,月光皎洁。

他摸了摸身子,薄衫已被汗水湿透,便坐了起来,也不点灯,回想起刚才的梦境,不禁莞尔。

梦终究是梦,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玩伴,或者说,恋人。

只是那句话太过真实,萦绕在耳边久久不能散去,他长长叹息一声,为梦中的那位女子感到惋惜,喃喃道:“倾国倾城邻家女,二八年华未亡人。”

云端作诗之后,不禁自嘲,自己苦学多年,终究还是派上了用场,信手拈来的诗句,倒颇为通顺。

“谢谢你为我写的诗!”

他的耳边突然出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虽然很轻,但他明显能听出是梦中那女子的声音。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蔓延到了全身,他缓缓转过头,每动一下脖子,都觉得离地狱更近了几分,害怕会看到什么吓人的东西。

可是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本能地大吼出声,双手不停地挥舞着,想要阻止她的靠近。

也许是他的声音惊动了其他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云端的房间冲了过来。

紧接着房间亮了起来,云端看见父亲披着衣裳提着油灯,一脸惊诧地看着他。

云母冲到他的床边,将衣裳为他披上,又是担忧又是心疼的:“端儿,怎么了?”

他看着父亲,说不出话来。

三人就这样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云成将油灯放在桌子上,淡淡问到:“你,是不是梦见她了?”

云成的语气很镇静,但云端能听出来他是在努力压抑。

云母听到云成的话,脸色刷地一下变白,转而看着云端,眼睛里满是爱怜与不忍。

她没说话,但云端知道,她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否定的答案。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