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顾少的二婚娇妻

更新时间:2019-08-17 21:28:50

顾少的二婚娇妻 连载中

顾少的二婚娇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果树 分类:言情 主角:顾以深童安暖

《顾少的二婚娇妻》由果树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以深童安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将他和她的爱情打入地狱。五年后,她带娃归来,一门心思想把他扑倒!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深知当年的错,想要重新和他开始,当他再次弥足深陷时,她却说:顾以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可这一次,他...展开

本书标签: 重生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顾少的二婚娇妻 第6章 这是我老公 免费试读

童安暖的手被男人死死的握住,挣扎之间,门口已经进来两个公证人员。

童安暖咬着唇望向冷酷无情的男人:“你一定要做的这么绝么?”

心脏处微微疼痛,她已经分辨不清是装的还是真的。

顾以深拖着她在沙发前坐下,冷眼射向木然站在门口的二人:“愣着做什么。”

两个公证人员迅速回过神,进门中规中矩的坐在沙发上,将所有的资料一字排开:“童小姐,由于这些年你一直在国外,未曾与顾先生有过夫妻之实,法律上视为自动离婚,现在请您出示身份证,我们给您进行证实。”

安妤被顾以深强力按住,一动也不能动,一双眼睛无助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那些人都是顾以深带来的,又怎么会帮她。

轻轻收敛住眼底的失望,从顾以深的手里挣脱开:“如果离婚能让你不恨我,我如你所愿。”

女人一张素淡的脸上未有半分虚假,那决然的眼神,一如五年前她离开时,突然让顾以深有些胸闷。

离婚是他想要的,真从她的嘴里听到要离婚的时候,却又难受的想毁灭一切。

男人下巴的线条崩的十分冷硬,没有开口说任何一句话,那眼神已经说明,他心意已决。

童安暖点了点头:“好,好!我去拿身份证,也好让你和陆婉婷早日白首不相离。”

个鬼!

她一边装作十分难过的起身,一边朝着二楼走去。

顾以深的视线落在她的侧影上,心中如同堵了一团棉花一样难受。兀自抽出一根烟点燃,闷闷的抽着。

童安暖上了楼,迅速拿好自己的身份证,看来以后绝对不能让顾以深找到这个,否则离婚是肯定的了!

她背好自己的包拉开窗帘,窗外已经漆黑一片,只有马路边上微弱的灯光。

二楼下面是一片草坪,童安暖掂量了自己的能耐,跳下去半死不活。

大门她是肯定走不出去了,留在这里今天这婚是离定了,思虑再三,她还是决定二楼逃走。

楼下顾以深等的有些不耐烦,将烟头狠狠的捻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朝着二楼走去。

刚到了二楼主卧门口,就听到里面划拉一声响,他心里咯噔一声,一把拉开门。

眼前的一切让他错愕不已,二楼阳台窗户上的窗帘不翼而飞,房间的床东倒西歪,一条床单绕着床腿一直通向阳台。

突然意识到什么,顾以深迅速跑到阳台上往下看。

童安暖没有系紧窗帘,直接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好不容易从草坪中爬起来,就听到上空一声暴怒。

“童安暖!”

她慌乱的把窗帘从身上扯下来,仰头看着二楼阳台上男人一张扭曲的俊脸。

“顾以深,真以为我要跟你离婚?你做梦吧!”

顾以深胸口一滞:“童安暖,有本事你在那里别动!”

男人的身影从窗口离开,童安暖心脏一紧,一股危险感让她如芒在背,起身跑到前院,脚腕突然一阵钝痛。

刚才摔下来的时候,居然扭了脚!

顾不上脚上传来的疼痛,她一瘸一拐跑到前院,顾以深的车还停在那里,想也没想,她直接上车,发动,踩油门一气呵成。

顾以深从房子里跑出来时,就只看到童安暖开车绝尘离去的背影。

“该死!”

他朝着门口的一盆盆栽踢了一脚,“哗啦”一声价值百万的花盆就这样牺牲。

男人眼底浓郁的狠厉,在门口站了良久,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我报警,童安暖偷车逃逸!”

秦殇那头拿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脸上的肌肉狠狠的抽了抽,这,这都闹到了这个地步?

童安暖开着车,一路停到市中心医院,一瘸一拐的进了骨科,她的脚已经肿成了馒头。

龇牙咧嘴的挂了号,刚让护士上了药绑好绑带,瞬间被两个一身板正警服的正气警察拦在门口。

“童安暖么?”

“啊,是!”童安暖立马站直身体,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

“你涉嫌偷盗,请跟我们走一趟。”

童安暖瞠目结舌,顾以深居然报警了?他居然让警察来抓她!

这个男人真是铁了心!

童安暖不敢造次,她能把顾以深的生活翻个天,却不敢在警察叔叔面前放肆。

乖乖的的跟在他们身后,一瘸一拐的上了警车。

她没想到自己活了二十五岁,有一天会坐上警察叔叔的车,还是因为偷开了老公的车?

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趁着两个人不注意的时候,直接掏出自己身份证扔在座位下面。

没有这个,顾以深也奈何不了她!

一路开车到了警局,顾以深已经在等候她,见她走路姿势怪异,目光落在她脚上的绷带上。

眼底划过一抹冷嘲,居然还知道去给自己上药。

童安暖看到一脸铁青的男人,立马装了委屈,跑过去拉住男人的胳膊:“老公,我错了。”

顾以深的脸徒然冷峻,吃人的目光落在童安暖一张无辜的脸上:“不用套近乎,公事公办。”

死男人!

童安暖在心里腹诽,压下心里所有的不愉快,死皮赖脸的攀在男人身上。

“童安暖,你涉嫌偷盗,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童安暖指着顾以深,讨好的笑着:“这是我老公,车也是现在老公的,我们夫妻之间只是吵架而已。”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一听她这么说,连警察都有些无法处理。

跟在顾以深身边的两个的人,也哑口无言,没离婚之前,都算夫妻共同财产。

大晚上的为了一点小事惊动了这么多人,实属不该。警察狠狠的批评了顾以深,就让他们离开了。

顾以深本想让童安暖进去待几天冷静冷静受受罪,谁知道连带着自己也受了批评。

一出警局整个人的脸色都像凝结了一层冰霜:“童安暖,你好样的!”

童安暖缓慢的跟在他身后,一张脸十分扭曲,脚腕是钻心的疼痛,她想哭也哭不出来。

“顾总才是好样的,对谁都这么狠!”

正准备拉开车门上车,却被顾以深一把推开:“自己滚。”

说完,将她丢在马路上,坐上车绝尘离去。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