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卿本佳人,奈何为妖

更新时间:2019-08-02 15:11:00

卿本佳人,奈何为妖 已完结

卿本佳人,奈何为妖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吃排骨的洛猫咪 分类:仙侠 主角:林墨若初

经典小说《卿本佳人,奈何为妖》是吃排骨的洛猫咪所编写的仙侠幻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墨若初,内容主要讲述:那年春风得意,唇齿相依。 闭目,尤闻那时琴瑟之好,却见此刻笃新怠旧。 此情应是长相久,你若无情我便休……...展开

本书标签: 武侠小说 幻想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卿本佳人,奈何为妖 十里春风不如有你 免费试读

十里春风不如有你

“跟着味道走”

其实我们都已经有心理准备可能会见到一个处于寺庙中的女人,或者是女鬼,可是却没有想到看见这一幕。

山林伸出有一处清潭,有一女子红衣坐在石块上,她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散在肩头,那一股胭脂味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若不是这黑夜冷风着实诡异,我说不定还会跑上去问问她为何生的这般美貌呢!

“来人了呢”

她突然说话,如同夜莺啼叫,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骨头都酥了。

那女子慢慢转过头露出精致的脸,火红的唇,对我微微一笑,说,“哦,是个小姑娘阿~”

她的调调很软很长,让我觉得像是喝了醇厚老酒一样。

“你,你…你是鬼…”我结结巴巴的说完这话,那女子立刻脸色变了一下。

“竟然没受我的蛊惑,真是个单纯的丫头呢”她缓慢的站起身,我赫然看见她一直抱在怀中的东西。

竟是一个孩子!

“你!你这女鬼长的如此好看怎么可以偷人家的孩子!“

她周身无风红衣却舞动的厉害“偷?这是我的孩子,你这黄毛丫头休要胡言乱语!”

“问她这孩子是谁的!中午的那叠肉是不是她给的!”我耳边响起林墨的声音。

我立刻警惕起来,“你,这孩子是你和谁生的!我中午吃的肉是你给的吗!”

那女鬼仿佛想起了什么,露出绝美的笑容“宝宝是我和生的呀,你中午吃的肉是我给的,好吃吗?我一早就闻到寺里来了很好的灵魂呢,哦不,你没有吃,否则怎么会还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小姑娘你可真是幸运,不过,你也是不幸的”

我皱着脸感激自己幸亏没吃!真是个天使面孔魔鬼心肠的妖怪!

“问她和寺中和尚什么关系,为什么那和尚会愿意帮她,是不是她威胁了什么”

我依言喊话,只见那女子仰天长笑,脸色白的渗人,她看着我说“威胁?他们是心虚,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现在想偿还,可惜,我不会原谅他们的,待我完成心愿他们这些都都得死!都得死!”

“你!你,你这个恶毒的妖怪!那这孩子是谁啊,你是鬼,那这孩子岂不也是鬼啦?”

“小丫头休要多言,今既然自己送上门我就收了你!”

“呀!你不要乱来!”我吓得捂住眼睛,一阵狂风袭来,没有预想到的疼痛,我偷偷分开手指看了一眼。

竟然看到一个身穿袈裟的和尚站在那女鬼面前。

而那女鬼竟然哭了!

“修圆!你是修圆吗…我终于见到你了…修圆…我等你等得好苦啊…”那女子哭哭啼啼的看的我肝肠寸断,她抱着孩子一步步的接近那和尚。

我皱眉,这是啥情况?

“你何苦如此,我早已圆寂”

“不!你没有,你只是死去而已,你可以像我一样成为鬼,这样我们一家人就可以长生不老永远在一起,这样不好吗?我们就在这山林里居住,你还可以守着你的万古寺,这样不好吗?你为何,为何不愿…”那女鬼说道这突然眉眼凛冽“修圆早就弃我而去!你是谁!”

“我便是修圆,我本魂飞湮灭,却因为你再次作恶多端而无法心安,我一生在佛前潜心修行,却有你这一番劫难,为何你还不肯回头呢?”

那和尚苦苦相劝,我耳边突然响起了林墨的声音“还不逃!”

呀?逃?

我的肢体瞬间反应过来,撒丫子就往回跑,脑子里却还在想,为什么要逃啊?这女鬼应该也可以对付的啊!毕竟你有索麻布袋!

“你不是修圆,修圆不会说出这些话,不然我和宝宝怎会再次苦苦等候这么多年!”那女鬼响起刺耳的笑声掺杂着婴儿的啼哭声。

这声音在黑暗里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身边是寒风呼啸,我似乎觉得这一草一木一寸土地都带着那女鬼的阴寒。

我这个人没有什么鲜明的特点,可就是逃跑特别快,在禁忌山上父亲一旦生气我比谁都跑的快,而此刻我一时没有控制住竟然用了法术,破空穿越,直接跌倒了床上。

“怎么办,怎么办,林墨还在哪里…我,我帮帮他吧…他不会发现我是妖怪的…不会的”

我手指在空中轻轻一划,立刻浮现出山林中的诡异场景。

我瞪大双眼看的仔细,让耳朵也竖了起来。

“的确,我不是修圆,而你也不是采珠,妖孽你以为你此时是在做福?其实你的父母却因为你这般行为而不得投胎!”那和尚突然变成林墨,黑发黑衫,我突然就哭了。

林墨,林墨,你太帅了!

那女鬼冷笑,红色的长袖立刻变成索命长布袭向林墨,我心里一紧,正要念咒,却看见林墨轻巧一躲,冷笑着到“你还只是个婴儿自以为怨气比别人浓重就能无法无天了?瞧瞧你的计谋,这是我做收妖人这么多年见过最烂的”

我目瞪口呆,林道长你这是在激怒那妖怪啊!

“收妖人!那我们便试试谁更胜一筹!今天你们谁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那女鬼长袖如水蛇般在四周炸开,溪潭发出举动的响声,水花四溅如同猩红的鲜血。

林墨勾唇冷笑,袖子一扬向空中扔出一物。

“宝宝!”空中乍然响起一道女声,和那女鬼极其相似,却温柔柔和许多,我竟然看见了和那女鬼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

“宝宝,你不要再这样了,娘亲不想看你一错再错!”

那女鬼呆站在那,慢慢的发出婴儿的啼哭,我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她摇摇一变,变成一个巨大的婴儿。

粉雕玉琢,着实好看,若可忽略他周身的阴冷寒气。

“娘亲…你在怪我吗…”那婴儿的声音奶里奶气的却透着浓浓的诡异,我抱着被子缩着脑袋发抖。

“宝宝,你这么做是错的,你看那些孩子他们本该天真可爱却被你弄得这样惨,宝宝,娘亲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那女子落泪,身躯几乎透明。

婴儿突然坐在地上,血红着双眼他们该天真可爱我就该这样死去吗?娘亲就该这样死去吗?

那女子扑过去抱住巨婴嚎啕大哭“这都是娘亲的错,娘亲不该飞蛾扑火不该明知是错的路还要走下去,娘亲不该自杀啊”

“不!娘亲,都是修圆的错!都是这万古寺的错!都是那些规矩的错!凭什么娘亲不可以和修圆在一起!凭什么娘亲怀了我就要忍受世人的唾弃,凭什么?”

“这都是命,都是命啊”

“命?娘亲信命?我不信,我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只要凝结六十四个婴儿的灵气和七十八名壮年男子的骨血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娘亲你不要信命,你信我啊!”

那女子突然不知该如何劝说,她松开巨婴一步步后退,她摇头说“不,你不是我的宝宝,我的宝宝应该是单纯可爱的,他不会双手染上这样多的鲜血做这样恶毒的事情,你不是我的宝宝…”

“娘亲!”

“好了,时间到此为止”林墨上前,潇潇洒洒的负手而立“妖孽念你是胎死腹中不知善恶我给你一个机会,放回那五十个孩子的灵气,我助你投胎,若是你不愿,那我只好…”

“不!林道长求您给宝宝一次机会!宝宝会愿意的!”那女子跪倒在地,她缓缓说道“孩子,你莫要再如此,你爹爹他一心向佛,是我扰了他的清心,能与修圆有这一段美好时光我已然满足,或许娘亲在怀你的时候有怨言,但那也都是对你爹爹的爱,这一世我们一家是不能在一起了,来世娘还要和你爹爹在一起,你也还是娘亲的宝宝,好吗?”

我能看到山林树木到强烈的震动,寺庙的人已经被惊动,人手一只火把围在山下,许是林墨白天与他们打过招呼,那些人都只远观没有靠近。

那女子满脸泪水,苦口婆心的说道孩子,娘亲现在本该已然轮回,可是在阴间听说有鬼怪在万古寺作祟,我不放心便来看看,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你,你虽然现在是鬼婴,可还只是个孩子,是没有善恶之分的,你所谓的恶人不过是娘在无意中给你灌输的,可是你记着,娘是爱你爹爹的,从我遇见他的那一秒到现在我没有一刻是不爱他的,爱屋及乌,我也要护着这万古寺。

“娘!他们是罪人!爹糊涂才会死去!是你懦弱才会自杀!我们一家人本该幸幸福福的生活的!都是这万古寺的破规矩做!”巨婴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虽然眉眼凶神恶煞,可是还是让我很难过,他只是个小婴儿…

林墨皱了眉,长身而立却并没有上前强制收了它。

那女子突然站起身,抚摸着自己的长发,那双眼睛似乎在看巨婴又似乎在透过它看别人。

她突然笑了,带着幸福和美好的微笑,她说“宝宝,在我怀你的时候我很难过,我和你讲过万古寺是怎么对待我的,也和你讲过你爹爹的无情,但你还记得吗?娘也和你讲过娘亲的美好时光,娘亲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轮回,不是因为我心里有恨,而是我不想喝那孟婆汤,不想忘记你爹爹,死都不想忘…”

“娘亲”

她站起了身,缓缓地,显露女子矜持温雅的气质走到巨婴便去,轻轻地抱住他,带着微笑,静静的,轻轻地,和他讲。

娘给你讲个故事吧,最后一个故事…

那年夏娘亲身子骨一直不爽快,每天宅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熏得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头晕,气氛也压抑的紧。

她表姑姑想了个法子,让她爹去十里外的万古寺里请一位有名气的僧人来驱魔除害。

驱魔除害?

万古寺的僧人?

她和婢女在房间里笑开,长辈们总喜欢信神信佛,有点什么事儿就开始求上天保佑,也不想想娘那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根,只是这些年严重了些,重要的呢是去请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夫来看看才是。

那日,天气好不容易清爽了些,她穿红色齐胸襦裙笑吟吟的走进大宅,那银铃儿般的笑声引起了前面一行人的注意。

“珠儿你这是去哪了!”她爹一转身瞧见自家姑娘欢欢喜喜的从外面走进来,于是沉了脸呵斥道。

这样不多不少的人,穿各色衣服的都有,她却一眼只瞧见了那个男子,穿了件灰色僧服,眉眼清秀纯澈,目光淡然的看着她随机又极了低了下去。

“你是万古寺的圣僧吧?”

“贫僧修圆,只是万古寺的讲教”

“小女子采珠见过”

她身后还站着一位白胡子大夫,原本是打算要羞辱羞辱这些只知道求佛保佑的僧人们,可见了他,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慌乱的和爹说,女儿身子不爽快去找了大夫给女儿看病,家里还有几味药是我平日补身子的,便让大夫一起来看看还能继续吃吗…

这样蹩脚的借口,他那双清澈的眼眸似乎已然看穿了。

找了空子才敢把大夫带到娘面前给娘看病,身边的丫鬟都觉得自家小姐不一样了。

时而出神发呆时而跑到僧人们祈福的大堂里去偷看,更让丫鬟们担心的是,她们家小姐有时候还会突然自己笑了起来,晚上睡觉也不安稳了。

在这炎热的夏日里,采珠知道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去爱上的人,她像抑制自己的这一份情爱,可这颗心完全不受控制。

十里春风,十里红妆,不如有你。

她一腔孤勇的站在大路中间拦住了他的去路,她说“修圆我有话要对你说”

那男子低眉顺眼,手中的佛珠转动,面前女子的那双眼睛丝毫不带掩饰,太过明亮火热,像是一团大火一样把他吞噬。

一瞬让他想起了那夏日里她从门外走进来也是一身红衣,却带这种银铃儿般的笑。

“你可得懂我的心思对吗!我一个小姐如果不是喜欢你如何,如何会每日偷看你…”她涨红了脸羞愧而激动地说出这番话。

修圆从未见过这样胆大的女子,幸好他们是走到这边才说话。

“施主莫要如此,修圆是出家人”

“出家人便不要这情爱了吗?我一个也算是小家碧玉的大小姐都可以说出自己的心意,你一个男子汉为何不肯面对”她羞红着脸,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溢满了泪水。

“修圆已然出家远离红尘,施主莫要再如此”他始终淡淡的,却总在撩拨着采珠。

她含泪望着他“你当真对我绝无心意?当真对我绝无心意?”

炎热的夏日傍晚,幽静的林间,她一身火红宛如嫁衣,眉眼深情绝望,三寸金莲慢慢移到他面前。

那是什么感觉呢?软软的,甜甜的,是他活了那么多年悟了那么多的佛经都没有感受到的奇妙。

修圆想,自己始终不是一个好的佛僧,以至于,才会竟然在这一刻心动到不能掩饰。

采珠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便是遇见修圆,且以潜心念佛的借口入住万古寺可以偶尔见到他。

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采珠会突然厌倦红尘要去佛堂,实则不然,红尘不过尔尔,她要的只是他。

这段感情最幸福的莫过于采珠,可最痛苦的却是修圆,一边诚然他是对采珠动了心,另一边他是僧人…

“采珠,我们这样是不对的,就这样结束吧,好吗?”

“就因为你是僧人常伴佛前我们的爱情就应该被泯灭吗?”

“可是”

“我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情,我愿意就在这寺里默默无闻到死,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不会玷污…了你的佛愿…”

一边是怀中美人绕指柔,一边是青灯佛前清心咒。

人人都说凡尘间最是阴谋诡计勾心斗角的多,可这立在城门十里外的万古寺也不是一片静地。

他早便发觉师弟圆法看他的眼神里有几分古怪,他只需稍稍试探便已然明白。

佛堂里,金佛前,面前是常对着的木鱼,手中是念佛。

他闭了闭眼眸,道“此时都是我的错,过几日我便辞去这职位,还俗…”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