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万相八荒

更新时间:2019-07-23 15:12:19

万相八荒 已完结

万相八荒

来源:快阅联盟 作者:逆擎横天 分类:武侠 主角:苏九笙陆欣颜

主角叫苏九笙陆欣颜的小说是《万相八荒》,它的作者是逆擎横天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万岁千秋几风雨, 相闻尘世多苍茫。 八方明照登盛景, 荒楚飞烟龙音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万相八荒 第九章 莲花峰高避江日 乌龙逐浪夺命来 免费试读

经这快马加鞭的一昼夜奔波,陆欣颜、苏九笙和寒画影三人终于是到了白鹿岭。

寒画影是要去山岭深处收些名贵药材,不用去走水陆,匆匆与陆欣颜和苏九笙二人别过后,独自驾马向山里走了。而陆欣颜与苏九笙二人则因码头无空闲船只耽搁了一夜,在附近的客栈将就了一宿后,也租了条船出发向下游走。

“我说,这船都走了快小三天儿了,你这是准备往哪儿去啊?”苏九笙从船篷里钻了出来,向着站在船头的陆欣颜。

“你可记得寒公子在与你我分别前,说的那些话?”陆欣颜依旧背对着苏九笙眺望着远方的江水滚滚。

“那是当然记得,敖天明知道我们在贺仙楼,还杀了那么多人,其中更是不乏高手。”苏九笙说道。

“百花节,贺仙楼内必然是各门各派汇集,敖天一商人虽然有些钱财,但他一个商人干嘛要去招惹贺仙楼的江湖人士呢?这不是吃饱了撑着,给自己找不痛快么?他如此不计后果,定然是贺仙楼有什么东西让他甘愿如此。”陆欣颜推理道。

左辛思索片刻,“你的意思是他这样不计后果的,都是为了我手上的这把刀?”左辛。

“我想,没这么简单,地陨刀突然现世黑龙堂,一个月不到黑龙堂上下无一幸免,命丧黄泉,紧接着江湖上就传出了神镜坠世的,各方豪杰乘着百花节都纷纷从各路赶到贺仙楼,只用了一个晚上,那么多人都变成鬼了,敖天在里面必然逃脱不了干系,我甚至怀疑…”陆欣颜欲言又止。

“你怀疑什么?赶紧说…”苏九笙眉头一皱。

“我怀疑,不单是黑龙堂被灭门一事,十年前那场江湖浩劫,这敖氏兄弟二人多少都沾点儿干系…”陆欣颜答道。

“你这样说,既然敖天连贺仙楼都敢闯,确实,这区区一黑龙堂又算的了什么?照你这样的一捋,敖天这样拼死抢这把刀,十年前那事儿我觉得多少有点玄乎,但眼下这才现世的神镜,哎,我还真觉得这地陨刀就与那八荒神镜有关,毕竟这俩玩意儿都是传说中存在的东西,多少有些关联…”苏九笙思索着说道。

陆欣颜听见苏九笙这样一说,不由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转过身看着苏九笙说道:“你也真能瞎猜,八荒神镜那就是戏文中的东西,都是编戏的人瞎编的你还真当真。”

“怎就不可能了,这地陨刀不也是传说里的东西么?它不也出现了么?”苏九笙不服气的说道。

陆欣颜微微一笑道:“随你怎么说,反正刀现在在我们手里,敖天是不可能放过我们了,我觉得当务之急为了保全性命,我们应尽快找个地方躲些时日,等这阵风头过了再来说这刀该如何处理。”

“我也是这个意思啊!所以我才来问你,有啥想法啊?”苏九笙道。

陆欣颜看着苏九笙说道:“苏兄不用着急,我在出来游历之前随师傅学习,一直住在药神谷里的梓怡观中,师傅后这世上也只有我还能找到那儿,我们可以到那儿去待些时日,暂避风头。”

“依照陆神医的说法,这梓怡观确实是个不二之选,只是,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到啊?”苏九笙手搭凉蓬望向这波涛汹涌的江面。

“不远了,今晚前估计能到这莲花峰,过了这莲花峰就是这秦江十八弯,江水会变得更加湍急,暗流交汇涌动,如果能平安过了这十八弯按照现在的流水速度再过一日半由水陆改陆路,再一日之后就可到药神谷。”陆欣颜到是答的平静,而在一旁听的苏九笙可平静不了。

“你说什么?还有十八弯!我们来炎都的时候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个过程?”听到还有这样的艰难险阻在不远前的地方等着自己,苏九笙感觉有些发蒙。

“来的时候与这方向都不同,你怎么可能经历过?”陆欣颜看着苏九笙惊讶的表情打趣的说:“这么紧张干嘛,难道你还害怕了不成?”

“怕…怕…怕个啥?这玩意儿有啥好怕的。”话虽然这样说,但苏九笙的心里一想到来时就吐的个翻江倒海的滋味,不免有些郁闷。该怎么告诉这个姓陆的堂堂苏九爷其实是个怕水会晕船的主呢?

这一叶扁舟放在这滚滚江面上,也不过就是一片随波逐流的叶子罢了。

薄薄的一层水雾,掩盖了时间的起落。

苏九笙在船篷里醒了睡,睡了醒,正好生无聊间,突然听见船夫吆喝道:“二位爷,你们看,莲花峰到咯…”

苏九笙闻言钻出了了船篷,抬头一望。

远远的,只见云雾一分,朦胧间一似莲花般的巨大黑影慢慢出现在灰蒙蒙的薄雾后。横在江面上方,真似一朵莲花摇摇欲坠。

苏九笙被眼前这惊奇的一幕所吸引,暗自感叹天公造物,果真鬼斧神工!

苏九笙正看的啧啧称奇,忽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把,回头看,原来是陆欣颜。

“你没事儿了就回里面儿去,这天儿也不早了,越往前这水流就会越发湍急,先吃点儿东西垫垫,别一会儿要吐起来肚子里都没东西。”陆欣颜说道。

苏九笙知道这陆欣颜说这话分明是在拿自己寻开心,刚想反驳两句,船身忽的一晃悠,吓得苏九笙一缩脖子,灰溜溜的缩回了船蓬中。

陆欣颜说的果然没错,过了莲花峰,十里路有余,水流果真变的湍急起来,天色也完全黑了下来,陆欣颜点亮了灯火,站在船头向江面一望,目及范围之内,白浪翻滚,似有暗流涌动。看来已然是进入了这十八弯的了,陆欣颜心理想着,持着油灯又回到了船舱内,看见苏九笙正靠在一旁紧闭着眼坐着。

“苏兄,船已经进入十八弯了,过了这段路,就快了。”陆欣颜说道。

苏九笙抬眼瞟了眼陆欣颜,“哦”了一声,又闭上了眼。

小船上下颠簸,陆欣颜看着苏九笙紧闭双眼如被猫盯上的老鼠一般浑身僵硬的坐着,着实辛苦,不由的好笑,便打开了自己的包袱,从中取出一小小的药箱,又从药箱中又取出一个小瓶,再将包袱收拾好,走到了苏九笙的旁边,拍了拍他,说道。

“看来你这飞贼也只适合在别人家房顶待着,这水上果真是不适合你。这是治疗晕船呕吐的药,你拿去服下吧。”说着陆欣颜将手中的瓶子递到了苏九笙面前。

“我我我…我堂堂九爷坐个船还得请大夫,吃药?说出去岂不是笑话?我不要,你拿走…”苏九笙依旧是动也不动,紧闭着双眼。

“行了,要是你吐的走不动路了,我可管不了你,如果你觉得这样被敖天大卸八块颜面上过的去的话,我也不强求,反正,药,我给你放着儿了,吃不吃,随你。”陆欣颜说着将瓶子放在了苏九笙旁,转身准备出了舱内去船尾看看,刚撩开布帘儿准备出去,就听身后有人说话道。

“你等会儿…这药该怎的一个吃法?”

陆欣颜嘴角微微上扬,转身看着苏九笙说道:“每次一粒,和水服下,每次能管三个时辰。”

“你说你,有这样的好东西不早点儿拿出来,我之前到炎都都吐成那样儿了,你也不管,真是没良心。不过看在你现在总算是良心发现了,我也不追究了,九爷我不为别的,为了自己那一世英明那也得吃啊…”苏九笙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儿拔开了瓶塞,从中倒出一粒药丸,一抬手就扔进了嘴里。

陆欣颜忙呼道:“诶诶诶,给你说了这是和水服的,你怎就不听呢?”

“整那些婆婆干嘛,一粒药丸而已…”苏九笙话还没说完,忽然船身猛的一抖,苏九笙防范不急,喉头一动,药丸还没来的急嚼碎,就吞了下去,就这么直愣愣的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苏九笙捂着脖子一阵猛咳,陆欣颜想上去帮忙,船身又是一震,陆欣颜扶着一旁稳住身形,刚往前走了两步,只听船尾一声闷响。

陆欣颜随即警觉,自己心理早有所怀疑,前几日这顺风顺水的,过的也太过平静了。

陆欣颜向苏九笙打了个手势,也不顾苏九笙有没看见,猫着腰就摸了出去。

陆欣颜钻出了船篷,尽量压低身形,一手按在了腰上,探头向前打望。

船头的一支火烛不足以照亮船尾,模糊间陆欣颜发现这船夫竟不知了去向,再靠近两步发现地上似乎倒着一人。陆欣颜顺手掏出火折子,猛吹一口气,火折子火光一闪,火苗跳跃而出。陆欣颜将这火折子向前一递,照亮了跟前的情况,倒在地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船夫。

陆欣颜见状,暗叫不好,船夫心口和眉心各有一箭,再一探鼻息和心脉…

“哎…”陆欣颜暗自叹了口气,这下坏了,别的地方可以没了这船夫,但想过这九曲十八弯,没有了这船夫可是死路一条。

陆欣颜看向江面,四周除了不见五指的漆黑,和翻滚不断的水声什么都没有。

陆欣颜将手中的火折子举到了眼前,正想看清楚些。而就在这微微抬臂的动作间,一道劲风直冲着陆欣颜的面门而来,转眼已到近前。陆欣颜来不及出手,猛向后一仰,箭尖儿打着旋儿贴着鼻尖飞了过去,“咄”的一声钉在船板上。

说是迟那是快,陆欣颜这一仰身的功夫,手腕也跟着一抖,火折子随即飞出,如一道流星般划过,带起一道火光,照亮了漆黑的江面。火光落入水中的前一秒,陆欣颜清晰的看见了不远处的水面上赫然有两艘船,船上不着灯火,又漆满了黑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江面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悄然驶近也难以发现。

陆欣颜稳住了身形,转头冲着船篷内大喊了一声:“姓苏的!没被噎死,就赶紧把灯给我灭了!”边喊着,边是纵身一跃,蹿上了船篷,脚尖轻点几步,翻将下了蓬顶。

陆欣颜趁着身体还在半空中就是抬脚一踢,船头那支灯烛被他踢翻落入了江中。灯烛入水,陆欣颜也正好落在了船头,身体借势一滚,稳住了身形。

苏九笙在船蓬内被药丸卡的难受万分,听着陆欣颜招呼,边咳嗽着边挪到了油灯边儿,“噗”的一声将油灯吹熄了。

霎时间,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苏九笙靠在船壁上喘着粗气,心中后悔万分,心里暗骂,早知就不接这什么药丸了,如今卡在嗓子眼儿里,咳,咳不出来,咽,咽不下去,连说话都跟着难受。

苏九笙深吸一口气,刚想咳嗽两声,一只手就从旁边伸了过来捂住了苏九笙的嘴。苏九笙被吓了一跳,抄起油灯就准备砸将过去,这时,就听黑暗中的这个人说道:“你小子子抽风啊?是我,陆欣颜…”

“是你啊?这外面什么情况?”苏九笙也跟着压低了声音,可是嗓子眼儿里还卡着东西,声音听起来分外奇怪。

“一会儿再跟你解释…诶,你声音怎么成这样了?”陆欣颜边说,边按着苏九笙往船舱底儿趴。

“我这不是…有东西卡着的吗。”苏九笙哼哼道。

陆欣颜这才想起来,方才那颗药丸儿还卡在苏九笙的嗓子里。陆欣颜猫着身子爬了起来,抬手正准备给这苏九笙背上来一掌将药丸拍出,刚准备动手,一通体漆黑的黑翎箭带着寒光,扎破了船篷的窗户直奔陆欣颜而来。

陆欣颜当机立断,伸手拔出了缠在腰间的软剑,手腕儿一抖,同时身体向后仰去。剑光一闪,卷着黑翎箭向旁边甩去,狠狠的扎在了窗框上。陆欣颜也借力一倒,伏在了船舱底儿。

眼看着躲过一劫,陆欣颜踹了苏九笙一脚示意其别出声。

刚才那一幕虽是在黑暗中,苏九笙依旧是看的清楚,冲着陆欣颜点了点头,再伸手一摸,坏了,刚才一时混乱那地陨刀竟没带在身上,这可是九爷我拿命换回来的东西,死那也得死在一起啊。

苏九笙昂起头想看看这地陨刀在哪儿,说来也巧,不知怎的,这天上的乌云就在此时左右一分,一轮如车盖般大小的明月从云层后露了出来,月光明亮如炬,轻柔似水,照的整个江面和这船篷内都是一亮。

有这月光一照,苏九笙一眼就看见了裹着地陨刀的包袱。

这下可好,苏九笙一下就爬了起来,准备去拿这包袱。

陆欣颜借着月光看到了苏九笙的动作,眼睛都瞪大了,心里暗骂,‘这苏九笙,都什么时候了?不要命啦?’

还没等陆欣颜将苏九笙重新按倒在地,数十支黑翎铁脊箭,如飞蹿的乌龙,带着阵阵破空之声向着这江面上的一叶孤舟扑将过来来…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