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官场笔记

更新时间:2019-07-02 16:19:17

官场笔记 连载中

官场笔记

来源:快阅联盟 作者:杨柳春风 分类:官场 主角:杨泽涛李媛媛

主角是杨泽涛李媛媛的书名叫《官场笔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杨柳春风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官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官之道,如履薄冰;步步为营,不容有失,错一步,万丈深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官场笔记 第0001章 深山出俊鸟 免费试读

当扛着大包小包的杨泽涛走下汽车,站在他记忆中的家门口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感到了震惊。

这是自己的家吗?什么时候,自己家那个破院子变成了两层的小洋楼?

楼下四间屋看起来是个小超市,透过白色的塑钢门窗,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里面摆放着的琳琅满目的商品。

一个中年男人拿着刚买的一包烟从里面走出来,看了看傻呆呆站在门口的杨泽涛,突然就惊叫了一声:“泽涛?你这是上完学回来了?怎么站在自家门口不进去?刚才还念叨你呢…”他一边说着,就一边回头冲着商店里面喊了一嗓子:“秀英嫂子,你们家泽涛回来了…”

“什么?我们家泽涛回来了?”随着惊喜的声音,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妇女从屋里面跑出来,正是杨泽涛的老妈刘秀英。

“泽涛,真的是你回来了啊?”刘秀英看着身材又高了不少的儿子,眼角里面眼泪就流了下来:“你这孩子,怎么在门口站着呢?快跟妈进屋…”

刘秀英身上穿着黑皮鞋、黑裤子、白色的短袖上衣,还烫着波浪头。她这么一身打扮,让杨泽涛不由的更加。

但是,眼前这个人的面目绝对是,杨泽涛自认为自己还认不错。只是,我妈都五十多岁了,怎么看着变得这么年轻了啊?脸上的皱纹好像都少了很多!

“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两年没回家,难道连都不认识啦?”刘秀英抹了一把眼泪,又是惊喜又是嗔怪的说道。

“哦…妈,你看上去年轻了十几岁的样子,我还真的不敢认了呢。”杨泽涛这才反应过来,走过去搂住,母子俩抱在一起。

“你这孩子?你都多大啦还这么淘气?松开我,热死个人…”刘秀英觉得这毕竟是在大街上,被儿子抱着还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推开了杨泽涛,伸手把他手里提着的被窝卷接过去:“你看看你这一头的汗,赶紧进屋,我开着风扇呢,后面院子里还冰镇着西瓜…”

“妈,咱们家什么时候盖得楼啊?你这个超市是什么时候开的?”杨泽涛一边进屋,一边好奇地。

“你还好意思问?”刘秀英转头瞪了他一眼:“去年夏天盖起来的,当时你说要搞什么调查不回家,过年的时候你又说要实习没回来,把你爹气的好几天没睡着觉,要不是开着这个小超市,他一分钱的零花钱都不想给你呢。对了,你回来了,老杨家那孩子回来了么?你…”一边说着,就一边摇了摇头,总算是没有再问下去。

杨泽涛知道在担心什么,其实杨泽涛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就不愿意回家,正是因为杨桂海的女儿杨卫红的原因。

当时杨桂海是村里的支书,他有一对双胞胎子女,姐姐叫杨卫红,弟弟叫杨建刚,只比杨泽涛和妹妹杨小莲小一天。

1970年腊月23,杨泽涛正忙着送灶王爷“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呢,挺着大肚子正在忙着包饺子,一阵肚子疼过后,还没等他哥杨大华把接生婆李二奶奶接到家里来,随着一阵响亮的大哭,杨泽涛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但是,李二奶奶却不算白来一趟,杨泽涛的老妈怀的是双胞胎,他妹妹杨小莲比他晚生了一个多小时。

按照当地的风俗,他出生的这一天正好是泽涛,所以,杨遇春一锤定音,从此之后“泽涛”这两个字就成了他的名字。

在杨泽涛出生之后的第二天,大队支书杨桂海的老婆付山花也生了一男一女一对儿双胞胎,他们家正好和杨泽涛家相反,闺女比小子早出生了三五分钟。

杨支书上过中学,当过兵,在村子里面算得上是文化人,他给女儿取名叫杨卫红,给儿子取名叫杨建国。一直到很多年之后,杨泽涛提起来自己的名字还嗤之以鼻,觉得没人家支书有文化。

瞧瞧人家桂海叔给儿女取的那名字,听着响亮,叫着上口。哪像自己这个名字啊?泽涛,泽涛的,一听就没什么文化。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不是姓杨而是姓年呢。

杨泽涛没文化,早些年外出要饭的时候却跟人学过武。据说就是因为和杨泽涛结婚早,学武术的时候已经破了童子身,要不然的话按照杨遇春的天赋,绝对能练成武林高手。

杨泽涛他哥小的时候身子弱,杨遇春也穷的吃不饱饭,一天到晚为了填饱肚子而发愁,根本也没有心情教导儿子练武术。每当想起这个事情,杨遇春都深以为憾。所以,从杨泽涛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他就逮住了杨泽涛可着劲儿的折腾。总是半夜里趁着杨泽涛睡的正香的时候,一巴掌煽在**蛋子上面把杨泽涛打醒。什么打坐调息、打树桩扎马步等等,不管杨泽涛乐意不乐意,更不论是刮风下雪还是下雹子,反正从杨泽涛四五岁开始一直到初中都没能间断过。

杨泽涛也提过意见,问杨遇春干什么不这么折腾妹妹?杨遇春一个巴掌扇过来,大声骂道:“你小子别不识好歹,老子这门功夫传男不传女。”

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用?杨泽涛一开始实在是想不出来。但村子里的孩子不论是比他大两岁还是小两岁,和他在一起抢东西就没有一个能够抢过他的。尤其是很轻松就战胜了村支书家的儿子杨建国,这才让他尝到了跟着耍弄那玩意儿的甜头。

可能就是比杨建国大了那么一天半的缘故,那小子从流着鼻涕疙瘩那时候开始,就老喜欢跟在杨泽涛**后面转悠。他姐姐杨卫红长得有点像付山花,头上扎着两个羊角小辫子,留着整齐的刘海,柳叶眉下面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尤其是鼻子下面那张菱形的小嘴,长得最像山花婶子。这也是杨卫红身上让杨泽涛觉得最好看的地方。那菱形的双唇不薄不厚上了,红艳艳的,让人看着就有想扑上去啃一口的冲动。

上了初中之后,杨泽涛在见到杨卫红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开始产生了一股朦朦胧胧的冲动。但在学校里面,杨泽涛却装得和杨卫红就跟不认识似得。因为那个时侯,男同学和女同学壁垒分明,男孩子和女孩子说话,是很让班里其他的男生看不起的事儿。但是,有好几次杨建国都很疑惑的嘀咕,说晚上他们家院子后面那狗的叫声,怎么就跟杨泽涛的声音似得呢?偏偏每当听到狗叫,她姐姐杨卫红就会找借口溜出去。

这个时候,杨泽涛总是笑笑,很大度的没有给杨建国来上几拳。

只可惜,这种状况只保持到了初中毕业,没等上高中,杨卫红却辍学了。她辍学的原因,并不是成绩不好没有考上高中的缘故,而是因为杨桂海出事儿了。

村后面的化工厂扩建,占用了村子里的地,杨桂海大权在握,说让谁进工厂当工人那是一句话的事儿。杨桂海被抓的原因,有人说是因为他睡了想进厂当工人的村子东头张老三的小闺女,也有人说他贪污了村里的公款。可不管什么原因,自从被抓进去之后,杨桂海就再也没有回来,一直到杨泽涛大学毕业,都没有再见过他一面。

为了保证弟弟能上高中、考大学,平时有点文文弱弱的杨卫红这一次却变得很坚强,她不顾山花婶子的哭闹劝阻,退了学跟着同村人到厂里去打扫卫生,后来又到城里去打工,挣回来的钱拿回家来给弟弟交学费。

因为杨卫红的事情,杨泽涛第一次给吵了一架。一向对他比较严厉的杨遇春,这一次更是抓住儿子揍断了三根苕帚疙瘩。

“别觉得你那点小心眼儿老子明白,我告诉你,老子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长,吃的咸盐比你吃的米饭都多。什么叫做杨卫红那丫头学习好不上学可惜?从上小学那会儿你就跟她眉来眼去的,别以为老子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拿出钱来供他们姐弟俩上学,你以为你爹是驮钱的驴啊?我养活你们三个还养活不起呢,哪有钱给别人养孩子?再说了,老子在这方圆十里八乡的什么名气?你小蛋出去打听打听,提起我的名字谁不竖起大拇指?别说将来你还要上大学,就算是考不上回家种地,老子也不准你娶一个劳改犯的女儿当媳妇…”

胳膊拧不过大腿,父子两个人之间的这场战斗,终究是以杨泽涛瘸着腿去上学告终。

所以,从上了高中之后,他学习更刻苦,更努力了。借口学习忙,往往两三个星期不回家一次,每一次都是杨小莲给他带来生活费。

当然,他不愿意回家的真正原因,只有他和他老爹杨遇春知道。杨遇春也是倔脾气,一心忙着成立自己的运输队,对这个儿子更是提都不提。父子俩的心病就是从那个时候做下的。要是自己现在还和杨卫红藕断丝连的,不把气死才怪呢。

看看店里面也没有别人,杨泽涛就摇了摇头:“妈,你就放心吧,我们…根本就没什么。杨建国在省城找了个对象,留在省城上班了,可能要过一阵子才能带着他对象回家看。哦…你不说我几乎就忘记了,一会儿我给山花婶子捎个信去…”

“哎呀,那孩子在省城找对象啦?”刘秀英惊喜的叫了一声,看着杨泽涛:“那你呢?就没给妈带回来一个?”

“哼,就咱们这穷乡僻壤的,谁愿意跟着我回来啊?”杨泽涛故意哼了一声,为自己没给老妈带回一个儿媳妇找理由。

谁知道,把脸一昂,哼的声音比他还大:“哼,你说什么?咱们这叫穷乡僻壤的?其他人家穷不穷不知道,反正咱们家比她们城里人不会差。就算那些在城里上班的人家,能比咱们家有钱的也不多。还不愿意给我当儿媳妇?就算是她们想进我这个家门,那我还得好好的挑一挑呢!”

虽然这两年自己回家的次数很少,但父亲的公司好像搞得很不错。可是具体不错到什么程度他却不知道。但是,听老妈这骄傲的口气,好像老头子这些年很是赚了不少钱呢!

“妈,看你这得意洋洋的样子,是不是咱们家有不少钱啊?”杨泽涛伸出手臂,揽住她老肩膀笑着。

“那可不。”把胸脯一挺,很是自豪地笑着回应道。

“那…到底有多少?”杨泽涛再次追。

这一次,却引起了他老警觉:“干什么?你问这些干什么?”杨泽涛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笑着说道:“既然你说那些在城里上班的还没咱家有钱呢,那我也不用上班了,你给我几个钱,我去做生意算了…”

“你说什么?”一听杨泽涛这个话,他老妈把眼一瞪,回身看了看,在柜台上没找到什么趁手的家伙,就伸出手来在儿子的肩膀上打了一巴掌:“你个混小子敢胡说八道,不等你爹回来我先打死你。我们省吃俭用的供你上学容易么?唵?好不容易等你大学毕业了,你居然满口胡说,要去做什么生意?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你说…”

“妈?你自己这不都做生意了么?做生意有什么丢人的啊?再说了,现在那些有工作的不也时兴什么下海经商么?”杨泽涛抖了抖肩膀,呲牙咧嘴的反驳道。

“你个小**,你故意气我是不是?”这一次,终于忍不住,伸手抄起了苍蝇拍子,在杨泽涛的**蛋子上面恨恨的拍了一下子:“你觉得念完大学长学问了是不是?我说做生意丢人了吗?你和你妹妹可是咱们村子里面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大学生,小莲是个女孩子就不说她了,可你是男孩子,咱们家还指望着你光宗耀祖呢,你爹把什么事儿都给你办好啦,要不然他也不会亲自跑到学校去…”

说着说着,好像觉察到说漏了嘴,扬起苍蝇拍子又在杨泽涛的身上拍了一下:“你这孩子,上学学了一点心眼子都用在身上啦?你坐着,我去给你切西瓜。”说着,不等杨泽涛说话,就急急慌慌的从后门走进了院子里。

原来…原来是这样的?

杨泽涛坐在那里愣了半天,才猛然明白了自己没能留校的原因,原来竟然是自己的老爹坏了自己的事儿。

从小他就下狠劲儿的折腾自己,不准自己这样,不准自己那样,很多时候自己都暗暗的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儿子?

自己上了大学,满心以为可以脱离他的掌控了,没想到还是被他紧紧的攥在手心里。这一次,自己明明可以留校的,居然是他又把自己弄回了老山里。是不是他就见不得自己好啊?从小到大,他就没让自己干过一件开心的事情…不行,我得问问他,他到底想干什么?

可是,就算是自己想问问他,那也得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啊?正在杨泽涛急得团团转的时候,超市门口突然传来小汽车嘀嘀嘀的喇叭声。杨泽涛伸头看过去,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小轿车正对着大门口停住。

“你们…”杨泽涛抬腿走了出去,心说你们就算是买东西也不能堵住人家的门啊?

“你回来了?”哪知道,随着车门子打开,他大哥杨大华从车里面钻了出来。杨大华穿着花格子的短袖体恤,笔挺的咖啡色裤子,脚上的皮鞋曾明瓦亮的,手里面还拿着一个小包,一见面倒是把杨泽涛弄愣了,要不是他先开口说话,杨泽涛还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来的大老板呢。

愣了一下,杨泽涛看着他大哥:“大哥?怎么是你啊?你这车从哪弄来的?”

“什么叫从哪弄来的啊?咱们家买的呗。”杨大华好像很志得意满一般看了看自家兄弟,笑着伸手在杨泽涛的肩膀上拍了拍:“回来就好啊,我给你说啊,咱们家的生意这几年越来越好,咱爹和我都忙不过来了,你这一回来可就太好了…”

他正说着呢,杨遇春这时候正好从后面的车门子里面下来,很威严的咳嗽了一声:“你胡说什么?不会说话滚一边去。…你小子回来啦?在家歇两天,到时候让你哥拉着你去区里报道,给我安心的上班,别胡想八想的,家里的生意用不着你…”

刚才还拼了命想找算账呢,可是这会儿杨泽涛看着眼神里面隐藏的很深沉的那一抹激动和关爱,张了张嘴,终于没说出什么来。

“怎么?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小时候找我拼命的勇气哪去了?这可一点都不像是我杨遇春的儿子。”不愧是杨泽涛的爹,一张嘴就硬邦邦的把杨泽涛心里的想法点了出来。

杨遇春一边往里走,一边接着说道:“我给你说啊,你留校那事儿是我搅黄的,老子既然敢做就不需要藏着掖着的。你是我们老杨家飞出去的金凤凰,留在省城算怎么一回事儿?咱们这里老辈子就有一句俗话,叫做‘富贵不回乡,等于锦衣夜行’就算你在省城当,那也给咱们家办不成屁点的事儿,还不如回来当个乡长呢。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可以说,要真恨老子,也可以给我打一架。但是事儿还得按照老子的章程办,谁让你是我儿子呢。”

听着他这种不讲理的话,杨泽涛是一点脾气都没了,转回身去扯着嗓子大声的吼:“妈,西瓜呢?”

你是我老子,我没法子怎么着你,我吃瓜行不行?我吃、吃、吃…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