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环球小说网 > 小说库 > 恐怖 > 阴缘劫

更新时间:2019-07-02 11:32:18

阴缘劫 已完结

阴缘劫

来源:暴走追书 作者:尔尔 分类:恐怖 主角:韩浩白雨晴

完整版小说《阴缘劫》是尔尔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浩白雨晴,内容主要讲述: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本是喜事儿,可如果让你娶个死人,你还觉得是喜事儿吗? 村里人都说我是灾星,无奈之下,我只得背井离乡,开始了一段惊奇的逃亡人生……...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阴缘劫 第一章 山村诡事 免费试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本是喜事儿,可如果让你娶个死人,你还觉得是喜事儿吗?冥婚一事,由来已久,而我,却因坏了村里一场阴婚仪式,阴差阳错,给个死人戴了绿帽子,由此,给自己惹了一场阴缘劫。这件事儿说起来,还得从我们村口那座鬼庙说起。我们村思想落后,村子口儿,还供奉着一座鬼庙,每逢七月鬼节,村里都会在鬼庙前唱鬼戏,这已成了习俗。我记得,九七年农历七月十五,也就是鬼节那天,戏班子在鬼庙前唱了一场豫剧—《抬花轿》从那以后,村里就不太平了。先是有人亲耳听到,鬼庙里三更半夜,有男人唱戏啼哭的怪声,后是有人亲眼看到,鬼庙里的泥鬼,在庙里飘来飘去,还燃着鬼火…起初,这事儿没几个人信,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让大家伙儿不敢不信了。村儿里有个胆大的后生,叫栓子,是个寡妇,他爷是我们村长,他不信邪,借着酒劲儿,要去鬼庙看个究竟。第二天,栓子被人在鬼庙发现时,整个人都疯了,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硬是被吓得跟似的,见人就念叨:“活了,真活了…”有人问他什么活了?他也不说,那天夜里到底发生了啥,谁也不知道。再后来,村里老人都说,栓子不是傻了,是被庙里的东西吓丢了魂儿,所以才会疯疯癫癫。那个年代,乡下人都迷信,认为人有三魂七魄,一旦受了惊吓,魂儿就会被吓跑,遇到这种情况,就需要叫魂。说起叫魂,也不难,就是找个人,披上栓子穿过的衣服,晚上去栓子丢魂儿的地方,烧个香,叩个头,再喊几声栓子大名儿,这魂,十有八九就能招回来。可栓子这魂儿,是在鬼庙口儿丢的,鬼庙闹鬼,谁敢大晚上去给他招魂啊?栓子娘不怕,她说为了自己儿子,就是死,她也心甘情愿。当天晚上发生了啥,没人知道,大家只是听到,全村儿的狗,疯了似的“汪汪”叫了一整夜,直到天亮才消停下来。次日刚破晓,村子就炸了锅,说栓子娘裸死在鬼庙里了,衣服像是被歹人强撕开的,散落满地,浑身**,裸裸地躺在鬼庙地上,脖子上还有泥唇印,白皙的胸前,还有两个泥手印,显然是被人**而死的,死后还两眼圆睁,死不瞑目。更令人称奇的是,从现场所有线索来看,凶手似乎就是鬼庙里被供着的那樽泥鬼像。栓子他爷举着拐杖在鬼庙口儿破口大骂:“哪个挨千刀的,对寡妇都下手,迟早**…”骂着骂着,老爷子就气昏了过去,要不是抢救及时,差点儿就撒手人寰了。这件事儿,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正是我十九岁生日。我叫韩浩,这名字是我爷给我取的,我家里穷,初中毕业,就陪爷奶在村里务农,爸妈则去了县城做生意,好像是开了家诊所,常年不怎么回来。我爷是村里的书记,和栓子他爷,算是半辈子的老朋友,出了这事儿,我爷肯定要去探望一下。回来后,我爷说,栓子他爷昏倒后,做了个邪乎梦,梦中,栓子**裸地站在他床头儿,哭哭泣泣说,自己不是被人侮辱的,是被鬼庙里的恶鬼给霸占了,让栓子他爷,赶紧给庙里的恶鬼,配门儿阴婚,要不栓子,死都不能轮回,村子里其他女人,也要重蹈覆辙。这,像是长了翅膀似的,没两天,就在村儿里传遍了。先是庙里的泥鬼复活,后是恶鬼奸杀寡妇,这件事儿,如今越闹越玄乎,整的村里老**女,人人自危,就连七八十的老太太,大晚上也不敢出门了。栓子他爷,起初以为就是个梦,可后来,只要一闭眼,他就梦到这个,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由不得我们不信,有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栓子他爷跟我爷合计了一下,打算找个懂行的来看看,要真是恶鬼儿,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没处儿说,毕竟我们都只是小老百姓,惹不起当官的,更惹不起凶煞恶鬼。几经打听,我爷终于听说,我们隔壁李村儿,有个的独眼儿盲婆子,对这方面很有研究,处理过不少邪乎事儿,效果还都不错。次日一大早儿,我爷就催人去了隔壁李村儿,请盲婆子来。按照我们村儿的礼仪,外村人来办事,成与不成,都要请人家吃顿面,这叫谢客面。当天中午,我帮我奶搭手儿,早早擀了面,面条儿刚下锅,村里就来了几个管事的长辈,栓子他爷也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婆子。我站在厨房口儿,偷偷瞄了一眼,只见那盲婆子,着了一声灰色外套长裤,弓腰拄拐,年近古稀,枯燥的白发下,遮挡着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脸上只睁着一只左眼,右眼像是被刀子挖了似的,看着就渗人,手中那根桃木拐杖,也是充满了沧桑气息…面出锅后,奶奶叮嘱我,头碗面先给盲婆子送去,并叮嘱道,盲婆子姓李,要叫人家一声李奶,已示尊敬,不能瞎叫。我端起大碗面,径直进了屋子,屋内,七八个管事人,正陪盲婆子详说情况。我赔笑道:“李奶,先吃饭,尝尝我们村儿的谢客面…”我将面放到盲婆子面前,盲婆子泯了一口,便放了筷子,这种事儿,就是走个过场,没人说啥。接下来,大家伙儿开始说正事,我爷率先言道:“老姐姐,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刚才路过村子口儿,那鬼庙您也看了,看出啥来头儿没?”“倒是看出点儿猫腻来,说到底,都是你们村今年鬼节那场鬼戏惹得祸。”盲婆子声音低沉且沙哑,像是被凉水炸了嗓子一般。众人茫然不解,鬼节唱鬼戏,都几十年的风俗了,怎么就惹了祸呢?据盲婆子所说,鬼节那天,我们村儿真不该唱那场《抬花轿》这一唱,硬是让鬼庙里那恶鬼动了春心,才有了后来的事儿。如今,要想让鬼庙里那东西不再祸害村里的女人,唯一的法子,就是给他配门儿阴婚。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